好紧好爽再浪一点玩两个少妇女邻居都市之逆天邪医

在林凡把黄毛放倒的时候,他以为是他兄弟自己太垃圾了,但是现在看来,这小子根本不是张洋说的什么软弱的高中生。 “继续……是打不动了吗?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出手了。” 林凡的神色一冷,使出和刚刚一样的招数,咔嚓一声,红毛的一条胳膊也被卸了下来,但跟刚才不同的是,红毛把这种疼痛忍了下来,没有发出和黄毛一样的惨叫。 见对方咬着牙硬是把这种疼痛扛了下来,林凡讶异地看着他,“你倒是条汉子,这种疼痛吭都不吭一声。” 红毛的冷汗都出来了,他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老子技不如人,栽就栽了,但你休想让我求饶!” 红毛一向自大,这主要是前几年遇见一个老头子,教过他几招,就用这几招,他在这一片混了这么多年,几乎没吃过亏,但今天却在这个年轻人身上感受到了力量悬殊带来的差距。 但他不是黄毛那种孬种,他是那种流血不流泪的人,让他惨叫求饶,还不如直接杀了他呢。 林凡脸上露出玩味的笑,“是吗?”他淡淡问道,随即一脚踩在他脱了臼的关节上,那种撕心裂肺的痛瞬间从肩膀传到了全身,红毛的脸上霎时一点血色都没了,冷汗直往下流。 这小子可真狠啊。 可他还是忍住了疼痛,咬着牙看着林凡,林凡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放开了脚,啧了一声朝黄毛走去。 这件事就这样吧,闹出人命可就麻烦大了,他现在还不想锋芒过露。 黄毛真是怕了他了,见他走过来,露出恐惧的神色,连忙说道,”大哥大哥,别别别……我们也是鬼迷心窍为了一点钱才找你麻烦的,你……你可手下留情啊。“ 林凡看他一副害怕的样子,嫌弃道,”真不知道红毛是怎么把你当兄弟的。“他没有理会他的喊叫,在他身上摸索一阵,摸到了一个钱包,接着又把红毛的钱包也拿了出来,把里面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只留下了一张百元大钞。 “你们能有这些钱是因为我,现在我拿走你们也没意见吧。” 这是一个疑问句,却是用陈述的语气说出来的。 林凡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便离开了这里。临走前他还看了红毛一眼,其实红毛倒还算个汉子,在那样的疼痛下叫都不叫一声。要不是现在的情况是势不两立,他还想和这个人认识一下,交个朋友呢,毕竟多个朋友多个路嘛。 红毛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咬了咬牙,说,“走,去医院。” 今天他们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不仅没完成任务,他和黄毛还被一个高中生打成了重伤,更可恶的是酬劳居然还被对方抢走了。 操! 本来以为这是个不费吹灰之力的任务,可没想到碰到的是这么一个硬角色。这笔账他记下了,不论是张洋,还是林凡。 不过现在不是算账的时间,当务之急是先去医院,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幸亏林凡还有点人性,给他们留下了打车的钱,不然今天他们两个可是悲剧了。 ………… 而张洋现在正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上,心想现在这个点儿应该差不多了。没错,那两个人是他从医院回来后叫的去收拾林凡的。 他长这么大还没受过那么大的屈辱,况且这个屈辱还是林凡给的,林凡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打他?他是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的。 他露出期待的笑容,低声说了句,“可真想看看那个小子跪地求饶的样子。” 他拿起手机拨通电话,兴高采烈地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可电话那头传来的回答却让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他听到红毛的声音怒气冲冲地说,“老子还正想找你呢,你他妈是不是闲的没事作弄我,那小子明明是练过的,现在我们两个都受伤了,你就说怎么办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你他妈给我送几万块的医疗费过来,否则的话……” 没说出来的话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意思,红毛也没管他的反应,直接挂了电话。 红毛的态度让张洋很不爽,自己没本事把事办砸了,居然还让自己再送钱过去,哪来的脸?他没问他们要钱算是给他们面子了。 虽然不爽,可他也知道对方是个狠角色,万万没想到这两个人都没能把林凡搞定,反而还被林凡打伤了,要知道那个红毛可是有一些手段的,按常理来说对付林凡完全没问题,可事实居然和他原本设想的完全不一样。 张洋思索着,要不还是去医院问问具体情况,本来他不想让表哥插手这件事的,可看这个样子,不得不去找他了。 ………… 黄毛不确定地问,“那小子会送钱给我们吗?”以心比心,如果是他,他肯定不会送。 红毛的声音很冷,“呵,他倒是想不送,可未必有那个胆子。要不是他没说清楚情况,我们会被伤成这样吗?他要是敢不送,等伤好了,我就要让他知道怕字怎么写。” “可是他表哥……”黄毛只说了开头,红毛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不屑道,“他有表哥怎么了?难道让老子自己掏医药费不成?” 黄毛立刻聪明地不说话了,他跟了红毛这么久,已经摸清了他的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