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主被多人np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对了,今天这玉石也散发过类似的光芒。”黄尚忽然想起白天在田地里,被张大富和张大贵追赶时的情形,那时候他就是察觉到这种五彩缤纷的光芒的,只是白天光芒有点弱,他没怎么注意。 水桶中的玉石还在不断变化闪烁着各种光芒,大概一分钟过去后,玉石停止了闪光。 “怎么回事?”黄尚打开手电筒往水桶里照,看了一会儿后才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原来刚刚打来的浑浊溪水,居然变得异常的清澈通透了。 “卧槽,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黄尚觉得自己可能看到了玉石“净化”溪水的过程了。 小心翼翼在水桶里取出玉石,然后戴回脖子上,当玉石接触到胸口的时候,黄尚突然猛然一颤,一股冰凉的气息就席卷他的全身。 “牛逼了,这玉石堪比村长家那台空调啊。”黄尚激动无比,他没想到这玉石忽然就有了这个散发冷气的功效,让他整个人都清爽了起来。 “哈哈,真是个好宝贝。”拿起玉石往嘴巴上一亲,黄尚的嘴巴顿时传来一股凉意,他又乐得哈哈笑了几声。 然而,就在此刻。 田地的另一头草堆里,张大贵和张大富正虎视眈眈地瞧着黄尚这一头,无奈夜色浓重,几十米之外只能模糊的看到个人影,多得就看不清了。 “大哥,那小子手舞足蹈的,看起来就怪异,咱门还是不要靠近他的好。” “再看看吧,说不准那小子利用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东西,装神弄鬼吓唬我俩呢。” “好吧,现在八点多钟,到了九点钟我可不敢在这儿待下去了。” “大贵啊,你平时可不是这么胆小的,怕什么啊。” “大哥你看,那小子又莫名其妙手舞足蹈起来了,真是诡异啊。” 张大富往前一看,真的看见黄尚莫名奇妙手误舞蹈起来,吓得他立刻转身跑开了。 “大哥你别跑那么快,等等我啊。”张大贵见自己哥哥跑那么快,失声喊了出来。 …… “嗯?谁在那头瞎几把乱叫呢?”黄尚刚刚被地上突然窜出来的几只大蚂蚁吓了一跳,踩死这几只大蚂蚁后,就听到身后有人在叫喊,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幸好这些大蚂蚁进不到渔网里面,不然就糟糕了。”黄尚叹了几口气,小心翼翼打开渔网走了进去,然后整理了一翻田地,再把两小袋种子埋进了土里,再浇上玉石净化过的溪水,忙完这一切他就安心回家去了。 回到家一进门,黄尚就看见颜春梅在他家里,正在帮他妈妈揉肩膀捶背,他妈妈见门一开,看都没看就说道:“老三啊,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快过来,妈有话想跟你说。” “我累了,先去洗个澡先。”黄尚想都没想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无视颜春梅径直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这时候黄尚他爸爸黄添,正好从里边走出来,一把拦住他骂道:“你什么意思呢?人家春梅来这儿等了快两个小时了,给我出去。” 黄尚回头瞄了眼颜春梅,掩着嘴低声说道:“爹,你不是很讨厌老颜(颜春梅他爹)吗?怎么现在还想我娶春梅啊?” “你懂啥。”黄添压低声音说道:“你娶春梅就是一石二鸟,既达成了我的期盼,又能气死老颜那家伙。” 顿了顿,黄添又补充道:“你给我好好招待春梅,千万别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不然我……” 黄添扬起手假装要打黄尚,但他很快把黄尚往前推搡过去,到了颜春梅身边时,他才停下动作。 “春梅啊,你是咱门担子村最出色的女孩子,黄尚只是有点害臊而已。”黄添掐着黄尚的胳膊,笑容满面地对颜春梅说道。 “黄叔,我……”颜春梅居然扭捏了起来,这一点让黄尚看着着实有点不舒服。 “叫什么黄叔不黄叔的啊,多见外啊,叫爹吧!”黄添说完这话,一旁的唐翠华也连连点头,只有黄尚一人黑着一张脸。 “嗯,爹!”颜春梅娇羞地睨了黄尚一眼,然后又对着唐翠华小声说道:“妈!” “你们高兴就好,我这儿有点累了,洗澡睡觉去了。”黄尚还是没有忍住,掰开黄添的手转身就要走开。 这下子惹恼黄添了,他失声大吼道:“老三你给我站住,现在、立刻、马上好好跟春梅聊聊,要不你立刻捡包袱……” “咳咳!”还没骂完,黄添就气得不停地咳嗽了起来,一旁的唐翠华立刻起身不停帮他拍着背。 “爹,你没事吧?”黄尚回过身十分担忧地问道。 “老三啊,你知道你爸身体不好的,你就不要气他了,好好跟春梅聊聊吧。”唐翠华蹙着眉头看着黄尚说道。 “爹,对不起,我现在就跟春梅好好聊聊。”等黄添缓和过来后,黄尚走上前去一把抓住颜春梅的手腕,把她带入了房间之中。 进入房间后,黄尚立刻把门给反锁了起来,然后示意颜春梅跟他走到房间的角落里,避免说话的声音传出门外。 “春梅,你什么意思?”黄尚黑着脸说道。 “我的意思不是很明显了吗?”颜春梅低着头,一脸娇羞。 “得了吧,你们颜家本来就看不起我们黄家,并且你也不喜欢我,现在整这么一出到底是为了什么?”黄尚丝毫不留情。 原本颜春梅还没有打算用到这么一招的,只是她的奶奶,也就是那个何婶,在确认李姐用了黄尚种植的黄瓜,皮肤在一夜之间变得白皙水嫩之后,就坚定了这事情。 颜春梅一开始有点不情愿,她自己打算慢慢来的,但是拗不过她奶奶,也就壮着胆子上黄尚家里“献殷勤”了。 “你错了黄尚,去年你爹提亲是被我爹拒绝的,但我奶奶却很支持这门婚事的,我奶奶说一直觉得你是个很有前途的人。”颜春梅十分认真的说道,说得黄尚都有点相信了。 “是吗?”黄尚有些出乎意料,说道:“但是你之前也一直嘲讽我啊,怎么现在听起你奶奶的话了?去年你怎么不听你奶奶的话?” “我后悔了还不行吗?”颜春梅嘟囔道:“哪个女孩子不希望跟一个有本事的男人一起生活?我现在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男人后,就后悔之前那么对你了。” “我有本事与你何干?”黄尚不依不饶,说道:“我有本事那也是我的事,不关你什么事。” “你……”颜春梅从未被一个男人这么数落过,顿时感觉有点委屈,差点没哭出声来。 其实颜春梅这么自信不仅仅是她的身材“突出”,还有别的原因的,因为去年不仅仅是黄家去颜家提亲,前年担子村甚至别村都有媒人过来跟颜家提亲,可是颜春梅都看不上对方,也就没成了。 颜春梅想起这几年来他家提亲的人,一直都是她拒绝别人,从来没有人拒绝过她,她就十分的生气了,推开黄尚就直奔房门,开门直接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门外又响起了黄添的怒吼声。 “老三,你这混小子给我出来。” …… 半个小时后,被黄添和唐翠华“教导”过后,黄尚再也不敢说什么难听的话了。 “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送春梅回家去。”黄添冲着黄尚大吼一声,吓得黄尚感觉拿过桌子上的手电筒,立马就推门出去了。 然而,黄尚走出门口没见颜春梅出来,就走回屋子疑惑地看着她。 这时候,颜春梅又娇羞了起来,低着头吸溜了鼻子,说道:“我今晚来这儿,其实是想借个床的。” “啥?你说啥?”黄尚没忍住大声问道:“你家没床位啊?来这儿借床,有病啊!” “给我闭嘴。”黄添瞪了一眼黄尚,然后对颜春梅和气地说道:“春梅,别理黄尚,今晚你就睡他的床位吧。” “爹,那我睡哪里啊?”黄尚忽然感觉自己不是亲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