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厨房里边洗碗边爱

李龙这就属于强人所难了,他全凭自己的心情做事。如果我敢打宋明明的话,今天中午的时候我就做了。而且宋明明能在李龙面前服软,但是他会服我吗?显然这根本就不可能。 不过我心里有点感激李龙了,他虽然让我为难了,可他挺给我面子的。宋明明的那几个小弟就站在一旁,他们看我的眼神都有了变化。 “宋明明,我是不是给你脸了?张伟是我兄弟,就算打你咋地?”李龙又是一巴掌打在了宋明明的脑瓜上。 “龙哥,你动手就行,我认!”宋明明耷拉着个脑袋,无可奈何的说道。 宋明明这人不虚伪,他惹不起李龙,就直接认怂了。不过宋明明也说了,我要是碰他一下,宋明明就是不念了,也会整我。 当时我还有点不理解,但是后来经历的事情多了,我渐渐地想明白了。在宋明明眼中,我就是一个怂逼,他已经把我给定位了,不管我靠着谁的势力,宋明明还是不服我。 好在我并没有想要动手啥的,反而李龙动手打宋明明,我还挺紧张的,我担心宋明明把这事儿算在我的头上。可是我更怕李龙,他想做什么,我都不敢阻止。 “哎,张伟,你让我说啥好呢?”李龙又踹了宋明明两脚,见我一动不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龙……龙哥,明明哥平时对我挺好的。”我瞥了一眼宋明明,又看了看李龙,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说这话,就是想要告诉宋明明,李龙打他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我的话并没有让宋明明感动,他冲着我就是一声冷哼。 任何人总是轻易就讨厌弱者,心里清楚,宋明明就是把李龙打他的帐,记在了我的头上。 “宋明明,今天打你,和张伟没有关系,懂吗?就是我看你不顺眼,以后给我老实点!”李龙搂住我的脖子,用另外一只手指着宋明明,盛气凌人的说道。 宋明明没有说话,而我被李龙勾肩搭背的领出了厕所。快要上课了,走廊里的人更多了,李龙和我表现的特别亲热,说实话,我挺享受这种感觉。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龙,是三班的学生。我来你们班只想说一句话,张伟是我的兄弟,谁要是敢欺负他,下场会和这截粉笔一个样!”随着我走进教室,李龙站在讲台上,掰断手里的粉笔,对我们班里的学生说道。 李龙说话就是狂妄,他总是一副趾高气扬,欠揍的表情。可是我们班没有那种太坏的学生,也没人敢反驳李龙的话。 不过当时我还是挺感动的,从来都没有人像李龙对我这么好,虽然我站在李龙一旁有些不好意思,可我还是觉得太有面子了。甚至在想,李龙对我这么好,他过生日想让苏燕露面,就是为了一个面子,我必须得帮忙! 李龙从我们教室离开了,我回到座位上,虚荣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但是当看到许晴的作为空空如也,心里还是有点儿不舒服。 许晴没有来上学,估计她是不念了,就算她不被学校开出,以后也没脸待在学校了。想到许晴落一个这样的下场,我还真挺心疼的。 许晴这样的家庭情况,铸造了她现实的性格,而且她为了上学,以后能够出人头地,她真的错了吗?许晴当然有错,只是被逼无奈。 “张伟,你现在挺厉害啊,都和李龙攀上关系了啊!”我刚坐在座位上,同桌碰了一下我的胳膊,嬉皮笑脸的对我说。 同桌叫巴路路,是我们班的班花,人长得肯定漂亮。一开始我分到和她同桌的时候,我老开心了,可是没过多久,我们班我最讨厌的人就是巴路路。 巴路路是真贱,我就从来没有见到过比她更贱的人了。她人长得好看,家里也挺有钱,巴路路自己就觉得在我们班有一种优越感。 反正巴路路在我们班人缘不好,不过她挺喜欢和那些坏学生接触,还认了我们高一老大当干哥。这一下巴路路更狂了,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平时没少受巴路路的欺负。 “我和李龙也没啥关系……”我看了一眼巴路路,忍着耐心对她说。 其实我一句话都不想和巴路路说,她这人一惊一乍的,我俩又是同桌,不知道被她整的多少次,我一点面子都没有。而且巴路路最看不惯的人就是许晴,以前总是拿着她的瘸腿说事儿。 “切,不就是认识李龙了吗?我分分钟能够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巴路路嘴一撇,满脸不屑的说道。 “……”我嘴角动了动,不知道该和巴路路说啥了。 巴路路就是这种性格,跟她同桌几个月,我也算是了解了。我又没拿着李龙说事,懒得再搭理她,我趴在桌子上想着心事,反正就是没有心思学习。 “张伟,你是不是整事,我和你说话,没有听到吗?”巴路路踩了我脚一下,气急败坏的说道。 巴路路用的力气不少,疼的我忍不住叫出了声音,她真是太烦人了。我正想要问问巴路路想要干啥,但这时我们班主任,急匆匆的走进了教室。 “张伟,你跟我出来一下!”班主任并没有朝着我走过来,在讲台那块叫我。 班主任阴沉着个脸,我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会不会是许晴的事情,也要追究我的责任呢?毕竟我和许晴真的好过,而且苏燕是用我的账号上传到的贴吧。 “耶,某些人要倒霉喽,真好,嘿嘿!”巴路路趴在桌子上,用课本挡着脸,贱兮兮的说道。 没有搭理巴路路,我站起身,朝着班主任走了过去。她先走出了教室,在走廊里等我,班主任看我的眼神特别复杂,我不知道她想的啥,耷拉着个脑袋,想看看班主任找我到底为了什么事情。 “张伟,你爸妈感情不好吗?”班主任迟疑了一会儿,这才开口问道。 不明白班主任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但不敢在老师面前说谎,我还是点了点头。不过我也有自己的想法,难道我妈出轨的事情,班主任已经知道了吗?想到这里,我的脸都红了,觉得都没脸见人了。 “张伟,我得跟你说啊,你也别太难过,你爸出事了,他杀人了!”班主任长叹一声,皱着眉头,无可奈何的对我说道。 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我爸那么老实,他怎么可能杀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