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生把一个女生做疼越漂亮日起来越舒服吗

禹灿问:“让我死个明白,知道我是怎么中招的?” 见他不解,弗吉尔·莫雷道:“让我告诉你吧,是你手中的枪,上面涂满了禁药‘断筋散’。 禹灿一惊,断筋散三百年前,神秘人发明了断筋散,因其药性过于霸道,一旦使用,武者全身功力将不能使用,已被列为禁药,配方已经失传,不知道弗吉尔·莫雷是从哪里弄来的。 禹灿不可置信,他的枪是昊天局地武器局里面取出,如果上面有药,那么这说明昊天局出了叛徒 。叛徒是谁?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心里这样虽然这样想着,但禹灿嘴上仍说:”你既知道我是十三少,岂会不知我与昊天局的关系,想要动摇我与昊天局的关系,做梦吧。“ “十三少,不用拖延时间了,接应你的人不来的。”见计谋被拆穿,禹灿毫不在意的将手中的发射器丢开,耸耸肩:“看来,我只能靠自己了。” 从传感器没有回应那刻,禹灿就知道昊天局一定出了叛徒,不然为什么没有人出现,更何况弗吉尔·莫雷作为一个普通人,如果背后没有人支持,哪里请得来强大的武者,哪里弄来的禁药。 禹灿此时有些感谢,师傅对他严酷要求,正是老头子平时对自己做的抗药训练,所以今天自己才没有那么严重,感觉到自己已经有三层功力,禹灿抢先发动攻击,准备冲出包围圈。 禹灿将手中的枪砸向弗吉尔·莫雷,试探他在那些武者心中的地位,如果比较有地位,他就可以把弗吉尔·莫雷作为人质,就算没有地位,只要能让那些武者分分神也是好的。 那些武者手都没有抬一下,弗吉尔·莫雷吓得哇哇大叫,忙跑到一旁躲起来,见状,禹灿失望的叹一口气,看来不行呀。禹灿就知晓弗吉尔·莫雷也是别人的弃子,他果断选择一个方向,准备冲出去,一边扰乱他们的心智:“阁下作为武者,难道不知道武者不插手普通人之事吗? 禹灿看是全力一击,实则虚晃一枪,他并不是要与这些人拼个你死我活,他又不是傻子,只是虚晃一枪让对方出现一个缺口,就往几人出现的一个缺口离去。 没有回答,对方只是沉默的展开攻击,一交手,禹灿就明显感觉到对方功法的诡异,他感觉到自己仿佛在泥塘中行走,全身不得劲,动作也越发迟缓。 禹灿暗自心惊,居然出动玄阶高手来对付他,好大的手笔。不过他也不是那么好杀的,想要杀他先付出一点代价吧。 手一抖,抽出腰上缠着的软剑,一个错身,剑已经从一个黑衣人身上划过,若非其他黑衣人上前相助,恐怕黑衣人早已折损了。 一个闪身,禹灿躲过了来自身后的一脚,却被迎面的一拳击中,被打出大院,其余人立刻追出去。 禹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这些人并没有下死手,看似凶狠的杀招,其实只是给他造成皮肉伤,未伤及内辅。而且这些人似乎在引他去往某个地方,但是这些人的招式给他的感觉很熟悉,他不由说出口:“你们来自地狱人间道。” 众人的攻势一缓,仿佛因为身份被拆穿,有些震惊。其中一个黑衣人并没有住手,一脚扫过禹灿的小腹,禹灿下意识一个铁板桥,躲过这一击,伸出手攻击。 手上的感觉有些不对,软软的,颇有一些分量,禹灿在大脑未反应过来之前,顺手捏了两下。若早知道捏了两下会发生什么,禹灿绝不会手贱,更不会嘴贱的说了一句:“手感不错” 其他黑衣人都呆住了,在心里默默为禹灿点了一根蜡烛,兄弟走好。 女人是老虎,惹不得,禹灿终于明白这句话真谛,在他刚说完,那黑衣人一下爆发了,一掌将他打下山崖。 禹灿飞速从山崖上落下,将手中的软剑插入山崖,缓冲下来,他没有受多大的伤,刚起身站稳,禹灿就一口鲜血喷出,最后那个黑衣人那招还是震伤他的内辅,估计要两个月才好了。 禹灿踉踉跄跄的走远,虽然不知道那些黑衣人为何没有下死手,但他不敢赌,在武功未恢复之前,他不会联系昊天局,现在尽快找个藏身之地才是最好的选择。 “首领”其余黑衣人恭敬地跪下,看着首领的示意。黑衣人首领就是那个女子神色莫测的看了一眼禹灿掉下去的地方,不知道在想什么,好一会儿才回神,转身离开了。 弗吉尔·莫雷不敢跟出去,毕竟武者的战斗不是普通人可以参与的,焦急的等待结果。他完全不敢想象如果禹灿没死的话,他将面临的后果。 正焦躁时,黑衣人凭空出现在内院,弗吉尔·莫雷小心翼翼的上前问了一句;“几位大师,请问十三少解决了吗?" “你是怀疑我们地狱的杀手的能力吗?”带着变音器,听不出男女的身影,话语里微微带有的怒气,身上隐隐传来的杀意,一下将弗吉尔·莫雷压倒在地,他这才意识到在自己面前的人不是自己的手下,而是杀人不眨眼的地狱杀手,忙恭敬的解释:“小的并没有怀疑的意思,只是有些不放心,毕竟那是十三少。” 黑衣人冷哼一声,瞬间弗吉尔·莫雷就一口血喷涌而出“我不喜欢别人质疑我的话,若不是留你还有的用的话......”看也不看瘫软在地上的他,黑衣人丢下一句 :“记得把钱打在卡上!"黑衣人将一块令牌丢在地上,弗吉尔·莫雷恭敬的捡起,古朴的令牌正面写着两个大大的字十三,背面写着昊天局几个大字,光看着就能感觉一股凌厉的剑意。 弗吉尔·莫雷终于放下心,毕竟按照昊天局的规矩,人在牌在,人亡牌失。 禹灿游走在街道,思索着自己该去何方?黑衣人最后哪一击,只是将他击下山崖,依他地阶武者的实力,不出意外的话一个星期就可以恢复。 禹灿并没有冒失的联系昊天局,昊天局出了叛徒,他可以肯定,现在的他因为中了断筋散。毫无反抗之力,他想他要找一个地方 不愧是f国,世界上最贫穷的地方,到处都是瘫软在地的难民,饥饿、死亡和贫穷是这里永恒的主题,又一次越过某个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人,禹灿漫不经心的想。 难民,禹灿眼睛一亮,一般像这样的地方都有一个国际援助中心的分部,他可以混进去,其他人绝不会想到自己会躲到里面去。而且国际援助中心说白了就是各方势力平衡后的一个结果,那里的信息交流最频繁,他可以趁机打探一下昊天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自己会被追杀。 这样想着,禹灿很快找到国际救援中心f国分部,看着进进出出的医生和护士。禹灿轻勾嘴角,将身上的衣服扯碎,从地上抓一把泥巴抹在身体露出的部分。完成简单的伪装后,他一下冲出去,刚好倒在医院门口。 按照国际援助中心的要求,一旦有难民上门求助,无论其贫穷还是富有,国际救援中心都要出手相助,私底下吃相再怎么不好,面上还是要做好表面工作的,吃准了这一点,禹灿才放心的倒下去。 “快来人,有人昏倒了!”护士并没有接住禹灿,放任他就这样倒下,若不是禹灿凭借武功缓冲一下,就这样倒下来,他还不砸出一个脑震荡。 护士根本没有发觉禹灿是装昏的,而是继续在哪里尖叫,毕竟她只是一个来f国镀金的大小姐,f国传染病那么多,谁知道眼前这个难民是不是某种传染病的携带者,她还年轻不想死。 她的尖叫声搅乱了国际救援中心分部的平静,大部分医生茫然的抬起头,不知道发生什么,保卫队立刻冲出来,生怕出现恐怖袭击。 “闭嘴!”一个冰冷声音伴随着脚步声从后面传来,明月皱眉着周小桃,要她说像周小梅这样的人就不该进入国际援助中心,空有一张脸,一点技术都没有,不过谁叫周小梅后台大呢“你不知道喊人把这位患者医院做检查吗? 听到明月的厉声质问,周小梅总算晃过神,被明月这么一说觉得面上挂不住,她一向觉得自己比明月美多了,可惜别人都不长眼,嘴里不清不楚的嘀咕着什么,不情不愿的撇撇嘴,随手指了一个护卫,盛气凌人的吩咐:“你把他抬进去。”吩咐完,看也不看明月,转身离开,口中不干不净的来了句:“装什么装,真当自己是圣女了 .....。” 明月气急,又念着倒在地上的禹灿,没有和她计较,温柔俯下身,给禹灿测了一下心跳和血压,没看出来,不由轻蹙眉头:“先送他去检查一下,看一下是什么原因才造成的昏迷。结果出来后告诉我。”说完明月就离开了,她还有其他的病人 禹灿偷偷睁开眼,只来及看了一眼明月的背影,他想这是谁?居然不嫌弃自己这一身难民打扮,细心地为自己检查身体,他想这样的女子也许就是他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