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AV天堂综合在线观看

然后,她转过头问我昨晚干了什么。 我本来还想撒谎,可是一见大伯铁青的脸,还是老老实实地把昨晚的事情说出来。 刘稳婆倒吸了一口凉气,说:“凡娃子,你闯大祸了,那酒是交杯酒,你喝了,这女尸就认你为夫了。” 大伯两条腿开始发抖起来,拉着我朝冉家坟跑去,到了后一看,昨天修的新坟裂开了一个大洞,红棺材盖子掀翻在地,棺材里空空如也。 那个白脚丫子女尸果然不见了! 刘稳婆脸色很不好看,手脚都在哆嗦:“作孽啊,凡娃子抢了平贵子的老婆,他做鬼不会放过你们的!” 大伯脸都绿了,这冉家可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 于是提起扫把给我一顿胖揍,还逼着我给坟头磕头,脑门都磕红了才罢休,然后苦苦哀求刘稳婆,一定要想个办法救救我这根独苗。 刘稳婆让我把昨晚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她。 我说完后,刘稳婆有些小激动道:“你醒来真发现自己是屁股对着她的?” 我红着脸点点头。 刘稳婆松了一口气说:“还有救,你屁股对着她说明你们有夫妻之名,但没有夫妻之实,还可以送回去。” 大伯一听事情还有转机,连忙问怎么送? 刘稳婆道:“你抢了人家的老婆,你要送回去人家肯定不答应的。你不但要让冉家相信没有睡过人家,你们全家还要恭恭敬敬地向人家赔个罪。” 大伯立即点头:“稳婆,你说吧,要让我怎么做,我都听你的。” 刘稳婆点点头:“那好,今天晚上,你们全家披麻戴孝,走通往后山的老路,一起送这女尸回来。不过,一路上凡娃子要光着身子,背这女人,让平贵子相信你没有跟姑娘睡过。如果平贵子肯原谅你们,那就没事了。” 我一听目瞪口呆,半夜让我背一具尸体?我头皮发麻,喉咙干涩,但瞟了一眼大伯那恶狠狠的眼神,我愣是没敢言语。 我大伯还问如果平贵子不肯原谅该怎么办?刘稳婆叹了一口气,道:“到时候再说,这凡娃子闯下的祸事可不小,以平贵子的凶劲,搞不好整你们全家都要跟着遭殃。” 听见事情这么严重,我也怕了,连忙点头:“婆婆,我都答应。” 我虽然答应了,但刘稳婆并没见有多开心,反而眼露担忧:“凡娃子,这件事非同小可,有几点注意事项必须记下来,不然不让你去。” 接着,刘稳婆说了三件必须记住的事情,还让我写在纸上,背下来: 第一,不能让女尸的任何身体部位着地; 第二,无论听见任何声音都不能回头。 第三,一路上无论有任何异常,都要第一时间告诉她。 接下来,刘稳婆去打点冉家的人,让她们不要来我家闹,大伯回家开始准备麻衣白纸。 吃完饭已经晚上十点钟了,我紧张的要死,手脚都哆嗦,一想到我马上要和一具女尸亲密接触,不由地两条腿打颤。 不过为了活命,只能硬上了。 到了十一点以后,刘稳婆就说道:“时间到了,我们启程,无论如何,都要十二点之前赶回来。” 我吸了一口气,脱光了衣服。 刘稳婆再次在我耳边叮嘱,不要忘了三点注意事项! 我点点头,一个人走进屋子,到床边准备抱女尸起来。 我弯下腰,双手分别搂住女尸的后背和腿弯,抱它起来。可就在这一刻,她白嫩的小手忽然垂下来,不偏不倚,刚好碰到了我的裆部。 不知为什么,我有一种错觉,我觉得她的手似乎不是偶然垂下来碰到我的,而是……真的摸了我一把! 一时,我毛骨悚然,动也不敢动一下。 僵在原地有一分钟,这一分钟我完全屛住了呼吸。 美艳女尸保持一个姿势躺在我的怀里,浑身冰凉,小手直愣愣地下垂着,告诉我这女人已经死了,而且死透了,绝不可能摸我! 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终于“活”了过来,暗骂了一句壮胆,不再犹豫,将女尸背在身上,走了出去。 外面有大伯他们,就算有古怪,我也不怕! 不过别说,这女尸躺在我背上,滑滑的,软软的,还真有一点舒服,尤其是胸前的两坨,压在我背心,令人有点想入非非。 变态!我骂了自己一句,跨出大门。 大门口我大伯大婶他们披麻戴孝,分列两排,面色非常肃穆。 我奶奶手里提着一个竹篮,里面装着纸钱。见我出来后,刘稳婆高吼了一句;“冥妻回门喽!”,我奶奶抓了一把,洒向天空。 她扔了一把后就开始走,然后隔几步扔一把喊一声,我跟在大伯后面,一步一步朝冉家坟走去。 或许是之前打过招呼,今晚的村子非常安静,没有一点灯火,也没有一声狗叫,放佛整个村子今晚只有我们一行人。 一路上,除了奶奶洒一把纸钱,刘稳婆喊一声外,大伯和嫂子都没发出半点声响,气氛非常诡异。 冉家坟离我家隔着一山谷。 大概走了半个小时,终于要到了,在山谷口,奶奶跪下来烧了金元宝银元宝,说买通周围的孤魂野鬼让路。 奶奶烧完元宝之后,我们正打算挪动步子之际,忽然一只手摸了我裤裆一把! 这一惊非同小可,我汗毛倒立,几乎出于本能朝后望去,空荡荡的,大伯他们围在烧元宝的地方,距离我至少有一米。 我吓得连动也不敢动,尽管夜晚凉风习习,可是我头顶的冷汗刷刷刷地流下来——如果不是大伯他们的话,那么唯一的可能只有……我背上的女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