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公主妖娆:将军请接招小说精编章节篇

第3章 为别的男人怀子

哐当一声,李若瑶端起汤碗就摔落在地上,动作快而狠,一点犹豫都没有。 将军,我尊重你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守护着北渡国,为北渡遮风挡雨,立下汗马功劳,但我是北渡国的大公主,我绝对不会让自己终身没有子嗣。 单泽钦垂眸看了一眼被他摔破的碗,冷笑了一声。 都给本将军出去!他吼了一声,让饭厅的下人都离开。 下人们纷纷退下,偌大的饭厅里只剩下单泽钦和李若瑶。 李若瑶一脸冷静的坐直了身子,面对单泽钦的忽然发怒,不卑不亢。 李若瑶,你一辈子都别想有子嗣!单泽钦伸手扣住了她那精致的下巴,两人的视线对上,她冷静,他冷怒。 因为我一辈子都不会让你有子嗣的! 谁说一定就是将军您的? 啪的一声,单泽钦反手就给了她一巴掌,清亮的耳光响彻了整个饭厅。 巴掌大的瓜子小脸印了鲜红的手掌印,唇角溢出了血丝,她咬了咬牙,从腰间拔起了防身的匕首就往单泽钦身前送,单泽钦身手敏捷,武功不凡,看到她的攻击,大手迅速的捏住了她的手腕。 李若瑶唇角扬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右手被他钳制,左手迅速拔出了袖间的银针,针尖抵住了他额尖的神庭穴。 单泽钦顿了一下,俊逸的面庞扬起了邪肆的笑,笑声爽朗而冰冷。 李若瑶面不改色的看着他,他松开了她的手腕,她松开了银针。 这就是传闻中聪慧敏锐的北渡国大公主——李若瑶。 将军过奖。 你不会有机会怀有别的男人的子嗣的,因为你是我单泽钦的人,生是我的人,死,你也是我的鬼! 李若瑶垂了垂眸,清丽绝美的小脸透着一股冷艳,左边脸颊微红,刚刚那一巴掌,他下手一点都不留情。 罢了,用膳吧。 单泽钦在她的对面坐落用膳,不想跟她说太多的废话,毕竟是在他的地方,她插翅难逃。 李若瑶端起了白米饭,不沾桌子上的荤腥,一口接着一口的吃着。 单泽钦一边看着她,一边得意洋洋的吃着桌子上的鸽子肉。 听说若瑶公主在深宫之中喜爱与鸽子为伴,所以她从来不会吃鸽子肉。 李若瑶看着单泽钦一口接着一口的吃,眉目间透着一丝难受。 新婚之夜,公主如此疲惫,不吃点荤菜补一补吗?单泽钦不仅要自己吃,还想要逼她吃。 他夹起了一块肉想要放到她的盘子里,李若瑶迅速的移开了盘子,肉直直的掉落在她手边的桌子上。 公主如此不领情吗? 本公主与鸽为伴,从来不吃鸽子肉。 是吗?可本将军最喜欢的肉就是鸽子肉。 你最喜欢肉是草原上的鲜羊肉,特别是羊腿肉。李若瑶迅速的回答,拆穿了他。 那是以前,现在,本将军就爱吃鸽子肉,如果公主不吃,那将军府就不会再有别的肉出现。 他摆明了就是要让她难受。 李若瑶轻笑了一声,冷静的开口,这里是将军府,我又是将军的妻子,当然尊重将军的选择,只是…… 本公主也有本公主自己的原则。 是吗?单泽钦放下了筷子,目光锐利的盯着她那张淡然如水的小脸。 神色一变,他翻身越过桌子来到了她的面前,一手扣住了她的下颚,另一只手……

文学

第4章 各凭本事 另一只手捏起了肉就往她嘴里塞。 李若瑶抿住了唇,单泽钦送到李若瑶嘴边的鸽子肉被她拒之唇外。 她抬起手用尽全力推了他一把,啪的一声,单泽钦手上的筷子掉落在地。 李若瑶从椅子上站起,面色不善的瞪着单泽钦。 单泽钦冷笑了一声,垂眸看着她,星眸俊目透着言之不尽的邪肆。 看来若瑶公主是打算从此以后都不沾荤腥。 将军如果想要屠尽天下的鸽子报复本公主,那未免太不大气和君子了。 对付卑鄙的女人,本将军为何要君子? 李若瑶抿了抿唇,沉默着看向他,过了良久,她扬起唇角浅笑,那将军的意思是,只要是本公主在乎的人,事,物,将军都要一一摧毁,是吗? 两人的视线在凝重的空气中对上,单泽钦语气冰冷的开口,对。 只要她难受,他心里就会无比的爽快。 李若瑶走上前一步,伸手一把拽过单泽钦的衣服,单泽钦被她忽如其来的举动惊愕,身子微微向前倾。 他看着她那张精致绝美的脸,雪白的肌肤透着粉和香。 现在本公主在乎的人还有将军你,你也要把自己摧毁了吗? 闻言,单泽钦一声不置信的冷笑,你在乎我? 为何不在乎?李若瑶松了他的衣襟,转身背对他,不让他看到她此刻的脸。 从与将军成亲那一晚开始,你便是若瑶的夫君,我们从此以后便是最亲密的家人。 家人?单泽钦发怔,有那么一瞬间,她的话的的确确触动了他心中的一根细弦。 只是为什么这些话会是从她的口中说出? 跟他成为最亲密的家人的人应该是若灵,不应该是她! 你没有资格!单泽钦拂袖而去,走出饭厅的时候,门被砸得巨响。 李若瑶垂了垂眸,轻叹了一声,心终是放了下来。 自从那一天的不欢而散,单泽钦便不再从她的面前出现,似乎也没有听说过他在将军府里出现,只是一天三餐的膳食都是鸽子肉,即使他不在,他也不会忘记折磨她。 将军真是太过分了,公主,过些天回宫,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皇上,让皇上为公主您主持公道!惠琳心忿忿不平的开口。 比起惠琳心的气氛,李若瑶倒是冷静得多,轻轻的摇头,嘱咐道:过些天回宫,你千万不要在父皇和母后的面前乱说话,先不论单泽钦是为北渡国立下赫赫战功的护国大将军,就是父皇也要忌讳他三分,再者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即使单泽钦他对我不好,父皇和母后也不会多问一句。 夫妻相处各凭本事,我能驯服他,这就是我李若瑶的本事。 可是公主,大将军他不爱您,他心里心心念念的都是已经逝世的若灵公主……惠琳心替李若瑶感到委屈,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到头? 李若瑶侧目看向外面宁静的月色,唇角扬着一抹淡然的笑,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他总有一天会知道我李若瑶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 砰砰—— 一道冲撞的声音扰乱的卧房的宁静,李若瑶看向门外,惠琳心连忙道:公主,奴婢出去看看。 李若瑶点头,去吧。 惠琳心快步走出去,不一会儿外面传来了惠琳心着急的声音,将军,我们公主已经休息了,你不能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