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冷婚暖爱:顾少的心尖娇妻》全文阅读&

第1章:孩子,没有保住

宋青葵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目是一片白色,消毒水刺鼻的气味萦绕在整个房间里。 一旁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见她醒了,用一种极为同情的语调开口道:你的左手手指被暴力折断了,所幸没有碎裂,调养几月就会恢复了,只是以后阴天下雨可能就要受苦了。 宋青葵眼眸看向自己被纱布包裹得左手,眨了眨眼,示意自己知道了。 医生叹了口气,继续道:身上其他的伤看着吓人,但也好在并没有伤到内脏,只是…… 她顿了顿,双眸的视线移到了宋青葵的肚子上。 孩子,没有保住。 宋青葵怔愣了一下,孩子? 她的嗓音嘶哑,如同砂纸磨过桌面,仿佛喉咙里还带着血。 医生已经见惯了生离死别,但是却依旧被宋青葵那双悲怆的眼眸给惊到了。 忧伤,绝望,最后却在唇角勾勒出一丝微笑。 原来是孩子啊。宋青葵艰难的抬起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原来被人踢到肚腹时,那撕心裂肺的痛感,还有鲜血汩汩渗出的铁锈味,是一个小生命在跟她做最后的告别。 医生安慰道:你还年轻,只要好好调理,以后还会有的。 她叮嘱完一些注意事项后便从病房离开,房间内又安静了下来。 阴冷的风从窗户缝隙里缓缓灌入,撩起纱帘轻轻摆动,些许阳光透了进来,照在宋青葵苍白的脸上,羸弱,病态的美。 宋青葵摸着自己的肚子,一下又一下,温柔又缓慢,这寂静的空间似将这温柔的绝望缓缓拉长。 半晌后,她忽然哽咽出声。 顾西冽,我们有孩子了。 她的眼泪抑制不住的从眼角滑落,喃喃自语,对不起,对不起。 病房门再次被打开,香水味儿随着高跟鞋尖锐的踩踏声飘了进来,戴着墨镜拿着爱马仕手包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名义上的养母,顾家的当家主母——汪诗曼。 宋青葵瞬间将悲伤的情绪收敛,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汪姨,有什么事儿吗?她问道。 汪诗曼离她的病床有三步远,抹着玫红色唇彩的嘴仿佛淬着毒液,吐出的话语凉得让人心惊。 我是来告诉你一声,顾西冽马上就要和林家千金一起去美国了,这段期间请你不要打扰他们了。 宋青葵微微侧头看着汪诗曼,声音喑哑,淡声道:汪姨,顾西冽没告诉您吗?我和他早就已经分手了。 汪诗曼下巴微抬,最好是这样。宋青葵,我们家养你这么多年,并不是让你费尽心机爬床的,尤其是顾西冽的床。他是顾家悉心培养的继承人,以后的伴侣必定也是世家名媛,你不要因为你顾叔叔疼你,就忘了分寸。 宋青葵沉默不语,眼睛定定的看着天花板,天花板上的吊扇慢慢悠悠的转动,竟然让她的眼睛都看得有些泛酸,想流泪。 汪诗曼看她不回话,也觉有些没趣。她看着病床上浑身缠满绷带的少女,忽然就有了一些同情心,语重心长道:这次,谢谢你救了我们家阿冽,希望你做人也跟做事一样,要拎得清。 宋青葵闭上眼,轻声道:我知道。 她知道的,她一直都知道,她不过是寄人篱下的孤女,而顾西冽,便是那颗穹顶之上最耀眼的星星。 人说,世上什么最难得?徒手摘星爱不得。 可是她既想要摘那颗星,又想要那颗星星的爱。 你说贪不贪?! 贪婪的下场,就是这般如此凄惨,重伤住院,孩子也没了。 她和他的第一个孩子。 那孩子若是能生下来,定是有星辰眼眸,像他一样。 可惜,没福气。

文学

第2章:顾阎王 宋青葵出院后,便回长安街的公寓里收拾东西。 长安街离C大不远,当初为了她上课方便,顾西冽便买下了这里的公寓。 两层,打通了事,阳光宽阔,温暖的小窝。 顾西冽说,这是她考上C大的礼物。她低头笑他,坏家伙,明明就是为了满足他私欲,把她叼回窝里好天天享用。 顾西冽,笑而不语,然后——身体力行。 已经入了夜,宋青葵进了公寓的大门,开了灯。入眼满目,仿佛都是他们曾经在一起胡天胡地缱绻交缠的场景,书柜边,厨房里,客厅柔软的沙发,印花繁复的波斯地毯上…… 宋青葵闭了闭眼,快速的开始收起自己的东西。 她上了二楼,走进了自己的卧室,一拧开门把手,一股强大的力量猛地将她给拉了进去。 脊背撞上墙壁的同时,门也被’砰’的一声关上。 随后,满是掠夺性的强吻向她压了过来,不容反抗! 双手被钳制住,下巴也被人掐着高抬。如同暴风雨裹挟着雷霆怒气,侵袭而来。 呼吸灼热的交缠,熟悉的温度,熟悉的触感,让宋青葵在那一瞬间,脊背发凉,头皮发麻。 顾……西冽! 她想怒吼,想让他停止。 但是在开口的一刹那,却给了他更多肆意蹂躏的机会。 月光从窗外倾洒了进来,将那冷硬的男人一览无余,凤眸阴鸷,带着让人胆寒的掠夺气势。 唇稍分,他的手依然掐着她的下巴,手腕上那块低调奢华的男士手表在月光下折射出妖冶的光芒,映在他的眼眸里,更显了几分凉薄。 宋青葵,打你电话不接,去你学校没人?我好歹也是你第一个男人,用得着这么躲着我? 宋青葵垂下眼眸,沉默以对,唇上点点刺痛昭示着眼前这个男人有多大的怒意。 顾西冽的手指摩挲着她的唇,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一字一顿道:宋青葵,我就想要个答案,为什么要跟我分手?我要听真话! 他的声音虽冷,可是眼眸里那张狂的气势却渐渐弱了下来,点点祈求,隐隐哀鸣。 彼此呼吸可闻的距离,宋青葵的话语却显得更冷,更毒。 顾西冽,让我再说一百遍我也是这个答案,我不爱你了,不爱你了! 你撒谎! 我为什么要撒谎?骗你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顾西冽,从始至终我都没有爱过你,那不过是一种错觉,一个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女,感性的错觉。我以为你那天在雨里跪了一天一夜,求了我那么久,就应该知道这个事实了,怎么?现在又来问,是不死心吗? 十八岁的宋青葵,冷静而又心狠,能将平实的语言化为最毒的利剑,将爱人伤得粉身碎骨。 顾西冽从喉头里溢出这句话,掐着她下巴的手越来越使劲,眼眸渐红,暴戾凶光闪现,仿若恨不能将她拆吞入腹,才能平息心头怒火。 很好,宋青葵,你彻底惹毛了我。 顾西冽将她手腕一拽,扔到了床上,一把将她面朝下按在了床榻上。 长腿一屈,他跪坐于一旁,腰间皮带卡扣轻响,随后’唰’的一声,猛然抽了出来,带出了他的衬衫衣摆,隐隐腰线,肌理分明。 顾西冽,你干什么?放开我。宋青葵心里隐隐觉得不妙。 她怎么就忘了,承袭了顾家的虎狼教导,从来都是凌驾于他人之上,人称‘顾阎王’的东城太子首,什么时候能容得他人践踏他的自尊了。 他可是连人醉酒骂他一句,就得剁了那人手指让人醒酒的——顾阎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