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的盖世高手&【全章节】(精彩章节未删节)

骄阳如火,大地仿佛要燃起来似的,7月份的蓉州,如蒸笼一般。

陆如松站在炎炎烈日下,望着那座熟悉的江天大厦,充满了期待。

五年,终于回来了,子瑶,马上就能见到你了!

江天大厦,靠农业起家,近些年转型生物医药行业,短短十几年,声名鹊起,成为国内保健品巨头之一。光看江天大厦那富丽堂皇的大厅以及里面摆放的雄伟壮观的猛虎石雕,就足以看出他的气派与不凡。

陆如松的女朋友程子瑶,当初拿到了江天集团的offer,在此工作。

先生,请问你找谁?高大帅气的保安打量着挡在门口的陆如松,眉头渐渐皱起。

陆如松穿着发黄的T恤,牛仔裤都洗的褪色了,天知道这身衣服他穿了多久了,怎么看都不可能与江天大厦有交集。

我来找我未婚妻,程子瑶。

陆如松抑制着心中的激动道。程子瑶,与他当初在大一的时候就恋爱了,相爱四年,约定了一毕业就结婚,可因为毕业旅行出了变故,导致他失踪五年,如今终于回来,第一时间便来找她。

保安愣了一下,不由轻笑起来,江天集团人虽然多,可美女他是过目不忘的,那程子瑶长的不比电影明星逊色多少,怎么可能是这种穷的一件衣服不知道穿多少年的人的女朋友。

保安本要出言讥讽两句,突然看到一辆粉红色的玛莎拉蒂敞篷跑车从大厦停车场开出,正朝这边开过来。

喂,快让开,我们江天大厦的公主来了,别挡路。保安忙道。

陆如松定睛望去,顿时眼前一亮。一身红色晚礼服衬托出姣好身材,玲珑曲线充满了异样的,尤其是那丰满的部位,视觉冲击可不小。

她,正是江天集团的公主,江红枫,整个江天集团都喊她一声公主。不光有公主的财富、低位,连颜值都当得起公主之称。

啧啧,真靓啊。陆如松感慨着,将路让开,让江红枫开了出去。

突见远处一辆没有牌照的车疾驰而来,且一点刹车的意思都没有,直往玛莎拉蒂上撞去。

江红枫也通过后视镜看到了撞过来的车子,吓的惊慌失措,一时忘了打方向盘避开,反倒是双手松开方向盘,不住的尖叫。

完了,千万不要破相啊。她心中疯狂的祈祷着。

保安心想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要是能够英雄救美,以后起码能干个保安部主任吧,可就在他绞尽脑汁想要抓住机会的时候,却看到刚才对着公主险些流口水的这穷小子,竟然像是一阵旋风刮过,快的让保安以为自己看错了,忍不住去揉眼睛,可当他揉完眼睛的时候,穷小子已经将公主从玛莎拉蒂里面强行拉了出来,像是夹洋娃娃一样夹在腋下。

妈呀,她竟然失禁了。陆如松顿时觉得无比倒霉,一脸嫌弃的将人家公主像丢沙袋一样给丢一边去了。

当然,那一瞬,他哪怕嫌弃美女失禁,可仍然没忍住在人家身上某个高傲的位置捏了一把,奶奶的,真带劲儿。

江红枫的心情在那短暂的几秒钟,从绝望、恐惧,到庆幸,又到愤怒、羞辱,再到摔地上被强烈的疼痛所取代,变化之快,过山车都赶之不及。

没有牌照的车狠狠的撞在玛莎拉蒂上,甚至将车推出好远才停下,可这车即便被撞瘪了,可性能真不是盖的,立刻倒出好远,方向盘连续转动,冲过红绿灯,冒着黑烟呼呼而去。

江红枫也缓慢站起,不甘心的指着逃走的车,冲着门口的几个保安大声嚷嚷道:追啊,快追上去,抓住他。

待几个保安追上去之后,江红枫才一脸愤恨的朝陆如松找过来。

喂,流氓,你……

不等她走过来,陆如松赶紧喊住她:别过来,你的味儿我消受不了。

美女瞬间红透了脸,想起自己刚才被吓的小便失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混蛋,要不是看在你帮我,我就咬死你。江红枫朝轿车逃去的方向望了几眼,忍不住又朝陆如松哼哼两声,语气也渐渐平静下来,拜托,以后助人为乐,请温柔一点,谢谢。

要不是看你胸大,鬼才帮你。陆如松也不退让,顿了顿,又道:我女朋友程子瑶就在江天集团上班,帮我喊一下她,就说陆如松找她。哦,对了,她……

等等,你说谁?程子瑶?江红枫打断了陆如松,表情古怪的打量了一下陆如松,很无语的道:她是你女朋友?

废话!陆如松很不爽。

江红枫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脸上竟然充满了对陆如松的同情,如果你说的跟我说的是同一个人的话,那今天就有好戏了。

言罢,她迈着步子跑到自己已经撞在马路牙子上的豪车旁,从里面摸出自己的包包,拿出手机朝陆如松走过来。

你说的是她吗?

江红枫打开手机,调到一个电子请帖的界面,刚一打开,赫然便是熟悉的面孔,程子瑶身着洁白婚纱。

陆如松一时有点呆,眼睛都湿润了,程子瑶,她是如此的圣洁美丽,楚楚动人……这就是他魂牵梦萦五年,日思夜想想要见到的身影啊!

……

松哥,有你在我身边,真好。她顾盼生兮,巧笑嫣然。

……

松哥,我喜欢那个包包,你第一个月的薪水,给我买好不好嘛。她娇俏可爱,嘟着红唇。

……

松哥,你狂野起来,太man了,我都要飞起来了。她香汗淋漓,却满足而笑。

……

曾经的山盟海誓应犹在耳,过往的音容笑貌至今未散!

五年了,他回来了,可站在她身边,和她拍婚纱照的人,却成了别人。

新郎,竟是唐恒!陆如松目光一凝,又一个熟悉的面孔以及关于他的记忆浮上心头。

唐恒,本是陆如松的同学,蓉州有名的富二代,整个大学换了三辆豪车那种,超级有钱!当初,正是唐恒开着新买的路虎,说是要自驾游,一个劲儿的邀请陆如松和程子瑶,他才跟着去的。

当初自驾游野营的时候,他喝了一锅蘑菇汤就失去不省人事了,隐隐约约,他能感觉到自己被人给扔下悬崖。说野蘑菇没毒的人,可是唐恒,自驾游的一行人中,能有力气把自己拉到悬崖边推下去的人,也最有可能是唐恒。若非自己因祸得福,在悬崖下方的深谷中有一番奇遇,只怕早就投胎了。

这次回来,他就是想先找到自己的女朋友程子瑶,了解一下当初的情况,查清楚唐恒是不是当年害自己的罪魁祸首,可如今,程子瑶竟然和唐恒要结婚了!

为什么,为什么不等我!陆如松身躯颤抖着,五年的思念化作一股绝望的情绪,他几乎崩溃。

五年,说短也不短,发生什么,陆如松都是有心理准备的,可他就是不甘心啊!

现在,我就是受邀去参加他们的婚礼,好女人多得是,往前看吧。江红枫本来还想取笑陆如松的,不过看他这么伤心,就稍稍安慰作罢。

陆如松也听不进去,记下了举办婚礼的地址,跑到马路边上去拦车。

江红枫突然醒悟,这不会是要上演狗血抢亲大戏吧,这么刺激的事情,怎么能少得了她江红枫。

她也顾不上形象好不好,跑过去跟着陆如松钻进出租车走了。

程子瑶紧张的等着,都深呼吸好几次了,可心情还是无法平静。

没有任何人知道,她为了今天,付出了多大的心血。

那是埋藏在她心底最深的秘密。可今天,不知为何,她想起来过往的一切。

每当看到闺蜜有好看的衣服,首饰,坐在豪车之上,她都难以抑制自己的渴望,她也想过那样的生活啊。

可当初,跟了男友陆如松,要啥没啥,买不起好看的衣服,买不起名牌包包,甚至连去外面吃顿饭都得节衣缩食。

她受够了那样的日子!

当知道唐恒家世背景的时候,可怕的念头在她心底生根发芽,攀上唐恒的高枝,她就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她变得刻意去接近唐恒,刚开始唐恒对她总是若即若离的,让程子瑶碰了一鼻子灰。

可她知道,唐恒对自己还是很有兴趣的,比如说,邀请陆如松跟他一起去自驾游,摆明了就是奔着她去的。

果然,一次在高速服务站,程子瑶猝不及防,被唐恒拉到男厕里面,被他给玩了。

唐恒满足了他病态的心理:咱们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想玩了或者想赚钱了,就来找我。果然,在同学身边玩他女朋友的感觉,还真刺激。

程子瑶想要的可不是被唐恒白玩一下而已,她赶紧表明自己的立场:唐恒,我喜欢的人是你,陆如松算个球,一个穷比小子,我早就想把他甩掉了。我跟你说过的,你大手大脚花钱的样子,比任何人都帅,陆如松精打细算的时候,比任何人都要让我讨厌、反感!

唐恒当然不信,哪有人会跟自己讨厌的人谈恋爱。

程子瑶知道他的想法,急忙又表明立场:我甩掉他就跟甩掉一件旧衣服一样,轻而易举。

唐恒轻蔑一笑:我可以玩你,给你钱,但我不会当陆如松的接盘侠,难道以后同学聚会,我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出席,让陆如松脑子里全是你衣服的样子?你醒醒吧,我说的够清楚了。

明显,唐恒也有点不耐烦了。

程子瑶怎么甘心,事情都到这一步了,她只想破釜沉舟的走下去。

如果陆如松消失了,你是不是会跟我在一起了?

程子瑶很认真的问,可唐恒根本没当回事儿,笑了笑,留下一万块,拍拍走人。

程子瑶却像是着了魔一样,让陆如松消失的念头愈发膨胀,仿佛她曾经的爱人,是阻拦她成为凤凰的罪魁祸首。

终于在他们安营扎寨的时候,唐恒不知道有意无意,指着一堆花丛下的蘑菇说:这些蘑菇颜色没那么鲜艳,看样子应该没毒,咱们能炖一锅原汁原味的野生菌汤,顺便涮涮火锅。

程子瑶留了个心眼,拿手机扫了扫,吃惊的发现那蘑菇竟然有剧毒,登时,一条毒计浮上心头。

她在男生们忙着安营扎寨的时候,熬了一锅蘑菇汤,给陆如松端了一碗。

陆如松也怀疑有没有毒,就问:最好还是不要吃咱们不认识的这些东西,免得发生意外。

程子瑶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笑道:怎么会有毒嘛,唐恒不是说没毒嘛。人家可是见多识广。顿了顿,程子瑶以退为进:算了,你不敢喝我来喝,如果真有毒就毒死我好了,枉费我特地给你熬。

说着程子瑶就往嘴里灌。

陆如松哪里受得了这种激,忙从程子瑶手中抢过来:别生气,我来我来。

他一喝完,渐渐像喝醉酒一样,跌跌撞撞的,过了一会儿,一头栽倒在地上,说什么都没反应了。

程子瑶既紧张又害怕,看到身边深不见底的悬崖,索性发狠,想将陆如松推下去。

可纤弱的她怎么都推不动陆如松,只要偷偷找来唐恒,请他帮忙将陆如松推了下去。

唐恒是做梦都没想到,程子瑶发起狠来这么绝情,从小受到的教育告诉他,这种人,能成大事!一时竟有点欣赏她了,在事情告一段落之后,两个人还是走到了一起。

本以为真正的得到了唐恒,程子瑶能够顺利嫁入唐家,可唐恒的母亲根本看不上程子瑶,甚至还安排唐恒和其他女孩相亲,程子瑶在暗中兴风作浪,大搞破坏,勇斗蓉州名门贵女,最终靠着怀上了唐家的孩子,才总算达成心愿,走到这一步。

想想走到这一路的经历,程子瑶突然觉得很累,不知何时,自己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她自己都觉得有点陌生。

不过,无所谓了,能够嫁入唐家,什么付出都是值得的。

吉时到来,主持人在门后面的舞台上煽情演讲,那迈向幸福的大门也缓缓打开。

子瑶!

突然间,很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在程子瑶的身后,她本能的回头一看,瞬间如堕冰窖,身体因恐惧、害怕种种情绪而发抖。

可她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那强大的心理素质与应变能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程子瑶深深吸了口气,已然冷静下来,冲着陆如松微微一笑:松哥,好久不见,不过你并不在我的邀请名单中,麻烦先回避一下吧,今天邀请的都是上流社会的宾客,回头我再招待你。

是吗?江红枫适时的跟上来,笑呵呵的搂住陆如松的肩膀,他是我男朋友,难道我不能带家属来参加你们的婚礼?我就这么不受欢迎吗?

陆如松急着撇清关系,推开江红枫,心事重重的程子瑶压根儿神飞天外,根本没注意到。

怎么可能!?

程子瑶心头惊骇不已,江红枫是何等人,江天集团的公主,身份身价,社会背景,容貌才艺,无一不远胜于她,甚至她曾在江天集团,被江红枫吆五喝六,呼来换去的。可是,被她小瞧、抛弃的陆如松,怎么可能攀上江红枫的高枝,绝无可能!攀上高枝的人,只能是她程子瑶!

程子瑶的表情别提多精彩了,妒忌、不甘、愤懑、窝火,可她这几年心志真的锻炼的非同一般,种种表情、心绪在脸上只停留了片刻便恢复正常。

既然如此,就麻烦公主和松哥先入席观礼吧。

如今,她这份应变的能力,就连陆如松,也感觉到不可思议。

或许,终究已经过了五年了,什么都淡了吧。

程子瑶再也不理陆如松了,在她父亲的陪伴下,缓缓走到宴会厅里面。

可她手心早已被汗水浸湿,内心掀起了滔天大浪,陆如松怎么可能还活着,中了毒蘑菇,还从那深不见底的悬崖上摔下去,连续找了十来天没有任何线索,为什么他还能活着?这也就罢了,为什么他还能够攀上江红枫呢?

这,会不会意味着她噩梦的开始?

毕竟,当初给陆如松喝下毒蘑菇汤的,可是她啊!有了江红枫撑腰,陆如松会做出什么事情,简直让她不敢往下想。

松哥,如果你爱过我,就不要,去观礼,去祝福我!程子瑶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祈祷着。

可陆如松,竟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听到了!

子瑶,我回来了,跟你结婚的人,应该是我啊!陆如松失魂落魄的喊道。

宴会厅的很多宾客都听见了,纷纷递上目光,拿出手机拍照。

江红枫可是个不嫌事大的主儿,在旁低声怂恿道:陆如松,喜欢她你就抓住机会,别等人家都戴戒指了你再躲起来哭。

这丫头说着还专门把手机拿出来,调到录制视频的界面,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或许是受了江红枫的怂恿,陆如松像是豁出去似的,大声道:子瑶,跟我走吧,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了,我才是你的守护神!

过来迎接自己新娘的唐恒,脸色瞬间大变,婚礼上被抢亲,这打脸得多疼啊。

唐恒面色难看的朝程子瑶看过去,程子瑶心里咯噔一下,暗道坏了。

不过这个女人真的不是等闲之辈,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给自己打气,转身看着陆如松及一众宾客道:暗恋我、喜欢我的人多的是,可我不能嫁给每个人。我程子瑶只嫁人中龙凤,那个人,就是唐恒,英俊潇洒,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的唐家公子,你是谁我都不认识,发什么疯。清醒一点,不要癞想吃天鹅肉了。麻烦保安将他请出去。

简单一句话,程子瑶不仅捧了唐恒,还跟陆如松撇清了关系,不得不说这一手玩的非常漂亮。

她没有直接抨击陆如松,那样倒显得她没有教养,不过言外之意也很明显了,陆如松根本不能与唐恒比。

陆如松心头震动,这,还是她当初认识的程子瑶吗?

子瑶,我是为了你好啊,你知不知道,当初说蘑菇没毒,引.诱你煮给我吃,又将我推下悬崖的人,就是唐恒啊!这次我回来,就是要查清当年的事情。你忘了我没关系,可我不能让你嫁给一个杀人犯!

这话真像个深水炸弹,瞬间爆开,看热闹的人静下来之后,又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程子瑶做梦都没有想到,将事情抖出来的人,竟然还是陆如松自己。

当初,在山里找那么久,五年来陆如松也一直没有消息,大家基本都认定陆如松被山里的野兽给吃了个尸骨无存,可没想到他回来了,还是在她和唐恒结婚现场出现。

你自己失踪了五年,突然间回来,现在想说什么都由你了。程子瑶假装镇定的道。

陆如松突然意识到,自己在程子瑶心中,真的没那么重要,她一心只想维护唐恒,而且站在了自己的对面,真是没有一点往日的情分。

唐恒也急着将事情压下去,赶忙朝陆如松走了过来,朗声道:陆如松,作为同学,你能在今天出席我的婚礼,我很高兴。可是,你跑来我的婚礼现场,那我们唐家是绝对不会欢迎你的。如果你怀疑是我唐恒害你,大可以报案安,让去调查,哦,对了,市局的何局长就在婚礼现场,我可以将何局长介绍给你认识。但是,你如果再敢开口污蔑、中伤,我保证你不会想见到那样的局面!

唐恒分明是提醒陆如松认清形势,以势压人。

说完之时,唐恒已经走到陆如松身边,将声音压到最低,讥笑道:陆如松,你还真以为当初是我害你的吗?不是,你早就像垃圾一样被子瑶嫌弃了,你们没分手之前,你都不知道我们搞过多少次了。你以为是我杀你?不,不是,是你最爱的子瑶,你像牛皮糖一样,她不杀了你,怎么摆脱你呢?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我要是你,我都没脸见人,怎么会出来公众场合丢人现眼呢。

陆如松全身大震,脑袋里一片空白。

往日的一幕幕,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曾经被他选择性忽略、遗忘的点滴,也逐渐完整起来。

在他内心深处,仿佛早就知道这个一直不愿意去相信的答案似的。

或许,他是知道程子瑶给他下毒,虽然他意识模糊了,但也知道程子瑶推他,没有推动,后来又叫来唐恒一起推,将他丢下悬崖。只是,那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他一直麻痹自己,自我欺骗,不愿意去相信罢了。

如今,那埋藏在心底的谜团,水到渠成一般豁然开朗。

是啊,她早就想摆脱我了……陆如松喃喃道。

只听到唐恒继续说道:你既然活着,就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吧,今天的事情,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事后,我会给你补偿,如果较真下去,你以为你讨的了好?别说你没死,就算你死了,谁能奈何得了我跟子瑶!

陆如松根本就没有听进去,他完全沉浸在一种特殊的状态中,仿佛他在一座深山古寺,只有嘹亮的钟声荡开,振聋发聩,洗涤心灵。

呼,我今天找来,不就是想解开那个一直困扰我的心结嘛……陆如松闭上眼睛沉吟半晌,突然睁眼,双目神光湛湛,宛若明灯。

相恋四年,想念五年,喜悦、悲伤、失望、绝望、愤怒、恼恨……种种情绪从他心间流过,化作点滴神音。

那一瞬,他如顿悟一般,从刚才的事情中摆脱了出来,整个人气质大变,即便穿的衣服已经很旧了,但丝毫不影响他神采飞扬的气质。

没有人注意到,一只漆黑如墨,双目火红的小虫子,从他的左耳里飞了出来,震动翅膀。

五年……你们夺走了我的五年……这五年失去的,我要加倍拿回来。

话音一落,江红枫突然有一种陆如松要开大招的错觉。

只有她知道,陆如松绝对有超乎常人的本领,不然也不会把他从车祸中强行救出。

只是,让她有点迫不及待的是,陆如松只是架势摆了起来,但似乎既没动手,也没动脚。

啊,虫子,好多虫子……

宾客中突然有人朝地上指了一下,尖叫起来。

一石激起千层浪,其他宾客不约而同的朝周围打量,顿时整个宴会厅都炸开了锅。

啊,蚂蚁,好多的蚂蚁……

这儿也是,好多的蟑螂……

蚊虫大军,突然像是潮水一般,黑压压的出现,顺着桌子腿儿就爬上去了,对着美食美酒一顿乱啃。

咔嚓……

更为恐怖的是,玻璃竟然被撞破了,遮天蔽日的蜜蜂如云彩一般飞来,在宴会大厅的上方盘旋,直让人头皮发麻!

女性同胞尖叫着,所有宾客都吓的抱头鼠窜……

江红枫也吓的不轻,她也很没义气的冲着陆如松喊了一句:喂,你自求多福,我先撤了。

酒瓶子炸开了,酒水洒了一地,灯具炸开了,到处都是电流声,那原本还完好着的桌子,一张张散架。

忽然,不知道哪儿来的火星烧了起来,酒精、织物等易燃品瞬间笼罩整个宴会厅。

刚才还疯狂攻击宴会厅的虫军,却再次如潮水一般退走了,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着火了,赶紧到外面去。唐恒一咬牙,抱着程子瑶赶紧溜。

好不容易逃到空旷的门口,两人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突然听到耳朵旁边传来一阵嗡鸣。

我好像耳鸣了。唐恒去抠耳朵,定睛再看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哪里是耳鸣,分明是蚊子!

黑压压的蚊子,像一团云彩,朝他扑了过来。

啊……我擦,哪儿来的这么多蚊子,谁TM带打火机了,赶紧帮我烧啊!唐恒尖叫着,似乎都忘记自己一贯维持的形象。

啊,唐恒救我,我也被咬了……程子瑶也再难维持自己女神的形象了,被蚊子咬了,拖尾婚纱将她绊倒在地,即便聪明的她用头纱遮住脸,可那些蚊子仿佛无孔不入一般,从婚纱的裙摆下方,头纱缝隙处挤进去,大口大口的吸起了程子瑶的血。

唐恒的几个保安好不容易赶到,一个个手里捏着一本用杂志卷成的火把,对着蚊子一通乱烧,都将程子瑶的婚纱给点着了,差点连同程子瑶的头发也一起烧掉,原本美丽光鲜的新娘子,狼狈不看,披头散发,甚至满身红包,别提多可怜了。

至于唐恒,衣服都脱的只剩下一个裤衩,就让众保镖在他身上拍蚊子,每拍死一个,嘎嘣脆,一团鲜血。

突然,人群再次骚动起来了。

你们看,那是什么!

只见高空之中,黑压压的昆虫成群结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玩意儿,不过竟然摆出了一个大大的死字。

那个四字在高空中漂浮,由昆虫组成,更是无比壮观。

唐家,这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啊!私底下,好多人都开始窃窃私语了,在过后,所有人的脑中,渐渐浮现出那个前来抢亲的人的身影!

此时,不远处的陆如松,真的放下了五年前的那一切,轻笑着伸出手去,任由先前没有人注意到的那只红眼睛小虫子飞到自己的掌心。

金哥儿,咱们好像闹得有点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