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轻点乖别流出来_开了丫鬟小嫩苞经过_超级学生

不过我就有点搞不懂了。

 

楚曦儿刚从师范大学毕业出来,即便是想快些在工作上做出一点成绩,但也没必要去出卖自己的身体啊。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楚曦儿却已经扭起了她的梨臀,往校长所在的那栋办公大楼迈步而去。

 

 

看着她那走一步扭三下的架势,我还真有点担心她哪天把自己的腰间盘给扭出去了。

 

 

叮咚!

 

 

突然间,一道清脆的微信消息提示音响起,是楚曦儿的手机。

 

 

兴许是刚才去校长办公室走的匆忙,所以她竟然把自己的手机都给落在桌上了。

 

 

目光忍不住往桌子上一看,眼尖的我一下子就看到是一个网名叫做‘一夜七次郎’的家伙发过来的消息。

 

 

眼看如今的办公室四下无人,而且别的老师也都上课去了。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拿起手机点了进去。

 

 

手机桌面上显示的屏保壁纸,赫然是楚曦儿穿着近乎裸漏的白色纱裙的一组清凉艺术照。

 

 

虽说只是三点式,可是楚曦儿眯着一只眼睛、红唇轻启、微微咬合的诱人动作,却是极具某种特殊的暗示性。

 

 

小骚货,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要不要约起啊,哥哥的小兄弟想你想得都快冒烟了!

 

 

尼玛!

 

 

难怪楚曦儿今天在早自习的时候就宣布晚上的固定班会取消,原本每周的周四都要在晚自习的时候,抽一节自习课来总结一下全班的同学在上一周的学习情况以及在校表现。

 

 

可是今天楚曦儿却突然冷不丁来了一句,说上一周大家表现都不错,所以晚上的班会直接取消。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楚曦儿良心发现,打算摘掉咱九班‘拖堂姐’的帽子,没想到她取消班会竟是因为跟一个野男人有约。

 

 

小骚货,怎么还没给哥哥回复啊,难不成在给那些小毛孩上课?要不这样吧,等你晚上下班后,干脆衣服也不用换了,直接穿着拿着课本过来,哥哥今晚也要好好的过一次老师瘾,而且还会用下面的教鞭好好的抽你!

 

 

看着手机里面无比劲爆的聊天内容,我用力的咽了口唾沫。

 

 

难以想象,楚曦儿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清纯,但私下里却是骚得流水,而且还喜欢这种粗俗的调调。

 

 

心中无比震撼的同时,我脑海中突然间生出了一个大胆却又刺激的念头。

 

 

趁着现在没人发现,我将楚曦儿的手机点到微信添加好友的页面,然后直接输入了我自己的微信号,点击添加通讯录。

 

 

嘿嘿,亲爱的楚老师,既然你每天晚上那么的寂寞,那就让你的乖学生来好好的帮帮你吧。

 

 

直到我自己的手机收到了新朋友好友添加信息,点击通过认证后,我连忙把楚曦儿手机里面的添加记录给毁尸灭迹。

 

 

而在我做完了这一切以后,我赶紧把她的手机放回原处,而我自己则是闷声开始写起了检讨书。

 

 

一想到晚上下自习,等我回宿舍以一个陌生人的口吻跟楚曦儿聊骚时,我心里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手里的检讨书写得飞快。

 

 

很快,我的检讨书就洋洋洒洒的写了4000多字。

 

 

自从知道了楚曦儿在今晚有约后,我就笃定,我的这份检讨书她最多也就大致的扫一眼,绝对不可能一个字一个字去核对。

 

 

既然她只是装装样子想吓吓我,那我也没必要傻乎乎的真写足一万字。

 

 

等我把这4000字的检讨书写完,差不多都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但楚曦儿却依然还没有从校长的办公室里出来。

 

 

虽然我现在有种强烈的冲动想要去校长的办公室外面打探一下情况,但校长所在的那栋办公大楼基本上全都是老师以及教职人员,我一个学生过去实在是太显眼了。

 

 

如果一不小心被抓了个现行,那我就真的离死不远了。

 

 

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我把半成品的检讨书放在了她的办公桌上,然后直接就回了教室。

 

 

臭流氓!

 

 

我这边才刚回到自己的座位,李梦琪就对我仰着鼻孔暗骂了一声。

 

 

靠!

 

 

劳资又没流氓你,你瞎起哄个什么劲。

 

 

我看了眼李梦琪身前已经初具规模的小肉包,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恶趣味,于是故意贴到她耳边,语气揶揄道:李梦琪,我说你是不是在嫉妒楚老师啊,诶,还别说,如果你要是能够有楚老师那么宏大的规模,我也可以对你流氓,不过现在嘛,你这里暂时还不到火候!

 

 

呸!臭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