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红文】梦回金枝欲醉小说在线全文章节

清晨,宋初早早起床坐在镜子前。

今天该是宋芊芊及笄的日子。前世就是在今天,她和宇文厉相遇,被他的笑容晃花了眼睛,从此万劫不复。宋初咬紧牙关,当时只见他丰神俊朗,还以为是可以托付一辈子的良人,谁知…… 宋初默默对着镜子看了半晌,冷冷而又带着些许嘲讽地笑了。 云晓,帮我梳妆。 宋芊芊一向自诩多才多艺,在宇文王朝更是以温婉美丽闻名。更何况宋家也是一方不弱的势力,及笄之时来的王公贵族必然不在少数。 这样盛大的日子,怎能让她宋芊芊如愿呢? 好的,小姐。云晓爽快地答应着。 宋初没有什么华丽衣服。每次相府层层挑选下来,分到她这里的时候就只剩下一些颜色极其素净的下等料子。云晓选了件湖绿的衣裳在宋初身上比划了一下,想到她们的处境不免心中暗暗叹息,面上却欢快地笑道:小姐,试试这件吧。 素净的料子倒是极衬宋初。她双眸黑白分明,配上这身湖绿周身更是有种不容小觑的清冷的意味。 走在路上不免有人指指点点不怀好意,宋初面色沉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 走到宋芊芊精致的小阁楼前的时候听得一阵喧闹传来,宋初刻意放慢了脚步。 前后丫鬟婆子伺候着,宋芊芊款步走出阁楼。今日是宋芊芊的大日子,自然打扮得也是格外精致。一身粉红色织锦的长裙显得她肤白如玉,长发间一支金步摇随着她的动作不断晃动着,格外引人注目。 小姐,那支金步摇可是皇后亲自赐给大小姐的及笄礼物,大小姐宝贝的紧呢!云晓小声道,脸上是掩不住的羡慕。要是她家的小姐何时也有这等荣耀,她定会高兴得做梦都要笑醒了呢。 宋初心中冷笑一声。 皇后亲赐?只要有她在,宋芊芊便总有一天会知道,想要爬多高,摔下来的时候就会有多惨! 打定主意,宋初竟快步向着宋芊芊走去。 迎着众人打量和嫌弃的目光,她却丝毫不见退缩。姐姐今天,可真漂亮。宋初含着一丝嘲讽的笑意,意味不明地说道。 宋芊芊正沉浸在及笄的喜悦和被众人称赞的兴奋当中,倒是没有听出宋初口中的嘲讽之意,只是看见宋初心中便不悦起来。今天是她的及笄之日,据说众多皇子均都下了拜帖,宋初莫要触犯了贵人,坏了她的前程才好。 想到今日来宾众多,不宜动怒,宋芊芊生生止住了心里的不快,温婉地抿嘴一笑道:妹妹再过几年也是如此的。 说罢宋芊芊便看似不经意一般微微侧过身子,用眼神示意身旁的王嬷嬷。 王嬷嬷跟随大小姐多年,自然知道宋芊芊是什么意思。宋初何等低贱的身份,如何敢和小姐这般说话?更何况还在守孝期间,也不怕冲撞了大小姐的好事! 当下冷笑一声,阴阳怪气地道:四小姐想要恭喜大小姐,却也也不看看当下是什么身份!刚死了娘难免晦气,四小姐还是在后院乖乖守灵的好! 放肆!宋芊芊美目瞟了一眼宋初,见她只是低头不语,想到她平日里傻傻呆呆的性子便更觉痛快,掩住唇边笑意道:王嬷嬷,还不退下! 王嬷嬷上一秒还得意洋洋的老脸上立刻挂上诚惶诚恐的笑容,犹如一条摇尾乞怜的癞皮狗一般讨好地道:大小姐,老奴知错,还望大小姐不要惩罚老奴…… 跪下!宋初突然冷冷地开口喝道,打断了王嬷嬷还未说出口的话。 已经走到大小姐身后的王嬷嬷一愣。她没听错吧,眼前这个穷酸的四小姐竟敢让她跪下?她是大小姐身边的教养嬷嬷,就连老爷见了她都会给几分面子,又几时轮得到这样一个低贱的丫头教训! 王嬷嬷脸上的横肉登时涌动起来,你这贱婢,老奴服侍大小姐多年,何曾见过这样不懂礼义廉耻的小姐…… 什么时候宋府一个奴才也敢辱骂主子了?见到我却不行礼,这莫非就是教养嬷嬷应当做的事情吗?大姐,这样的教养嬷嬷怎能留在身边!宋初甩开云晓一直拉着她衣袖暗示她不要再说下去的手,一直走到宋芊芊面前,漠然地说道。 宋芊芊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地看向宋初。这小蹄子一向没什么心眼,今日怎却和她针锋相对起来?莫不是疯魔了不成! 宋初神色淡然,眼中却又像是夹杂了冰雪一般,毫不气馁地和宋芊芊对视。这样风雨欲来的气氛,纵是跟在大小姐身边见惯了市面的王嬷嬷和宋嬷嬷,一时间竟也有些慌乱起来。 什么时候后院里沉默寡言的四小姐变得如此牙尖嘴利起来?那周身的气势,竟给人一种窒息的恐惧! 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 心中暗骂王嬷嬷真是一条老狗,又蠢又笨不堪大用,宋芊芊面上却堪堪露出十分愧疚的神情,上前轻轻地拉着宋初的手。如云鬓发上斜插的金步摇微微摇动着,宋芊芊努力地想要笑得温婉一些。 宋初冷眼望着,只觉得宋芊芊的神情虚假得不像话。偏偏她前世却对她的心计毫无察觉,真真是蠢到家了! 妹妹就莫要再生气了。王嬷嬷是府里出了名的心直口快,大家都晓得的。妹妹若是和一个下人置气,倒显得有几分心胸有些狭小,容不得人了。 宋初心中冷笑,宋芊芊还是这样会做人,心中更添了几分厌恶的情绪,宋初反过来抓住宋芊芊有些微凉僵硬的玉手,眼中丝毫笑意也无。 姐姐,妹妹这不是为你着想吗?今日是姐姐的及笄之日,来宾众多。王嬷嬷却如此不知轻重,对待我还尚可忍受,但待会儿若是怠慢了贵人,倒显得姐姐不会调教下人,奴大欺主了。宋初唇边露出似有若无的一缕笑意,淡淡地道。 此刻府里聚集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俱都是达官贵人一流。有几个梳着高高发髻的女子好奇地向着这边张望着,宋芊芊愤怒得几乎要咬碎银牙,却不得不做出一副温和的表情:那按妹妹说的,又该如何处置她呢? 宋初淡然一笑。王嬷嬷是姐姐身边的老人了,妹妹不敢擅作主张。 宋芊芊轻微扭曲的俏脸暴露了她此刻的愤怒,但她还并没有蠢到因为一个下人便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地步。 来人,将王嬷嬷拉下去掌嘴二十,以儆效尤! 清脆的掌嘴声和王嬷嬷的哀叫从不远处传来,宋初忍不住勾了勾嘴角,心情莫名的愉悦起来。宋芊芊贴身的婢女见其脸色不善,连忙小心地走上前提醒道:小姐,该去见老爷了。 宋芊芊方才回过神来。自己刚刚失态了,但愿没有人注意到才好。 宋芊芊收回心神,看了一眼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宋初,再也忍不住便冷声道:妹妹距上次被禁足之后,想必已经好有几日没见爹爹了吧,不如现下就跟我一起去向爹爹请个安如何? 想到那天一向和蔼可亲的爹爹对待宋初的态度,宋芊芊就痛快得想大笑。她宋芊芊是尊贵的相府嫡女,将来说不定也会是至高无上的皇后,而这个因为爹爹一时犯下的错误而出生的孽种,又有什么资格和她说话! 宋初大大的眼睛看向宋芊芊,启唇微微一笑。宋芊芊的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很精。 妹妹自然想念爹爹得紧,只是妹妹很好奇姐姐你是怎知我被禁足一事的?宋初声音不大不小地问道。 宋芊芊脸色一凝,她若说是因为当时她也在场,这样难免会有推波助澜的嫌疑,于是稳了稳心神,曼声道:这样的事情府中早就沸沸扬扬,谁人不晓得呢。 哦,是吗?宋初不置可否,只是笑笑道:姐姐快去吧,省得因一个没教养的嬷嬷便误了时间,惹众多贵人不快。 说罢宋初竟是带着云晓转身离去,只留下身后一脸铁青的宋芊芊和不远处还在不断惨叫着的王嬷嬷。 宋芊芊身后站着的李嬷嬷是跟王嬷嬷一起伺候大小姐的,情分自然极深。何况两人同是一样的身份,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那李嬷嬷倒是聪明,早已想清楚当中的关节,当下疾步上前道:小姐,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王嬷嬷伺候小姐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那贱蹄子分明就是不给小姐你面子,想让小姐难堪! 王嬷嬷的脸此刻已经肿成猪头,看不出原来的相貌,只是涕泪横流地跪倒在宋芊芊面前,大小姐,老奴实在委屈,还望大小姐给老奴报仇啊! 好了好了!眼见宋芊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宋芊芊身边的大丫鬟翠环厉声道,小姐及笄的大好日子,你们这是在哭给谁看! 王嬷嬷顿时吓得不敢作声,老脸上微微颤抖的肌肉仍显示着她内心的恨意。那个贱蹄子,平日里不声不响,谁曾想却在今日突然发难。掌嘴二十,这样的屈辱让她以后如何能够在府中立足下去? 此事先放一放,我自有计较。大夫人缓步走来,冷冷地开口,今日是小姐的大日子,若是让一个卑贱的庶女坏了大事,你们谁能担得起! 及笄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宋芊芊心中不禁一阵紧张,今日是否顺利与日后她在京城能否顺利融入贵族交际圈关系巨大,由不得她不谨慎起来。 芊芊,老爷刚刚还在找你。大夫人看着面前的爱女慈爱地开口,话语中难掩自豪:今日达官贵族齐聚,都是为了来看你!你莫要和一个小贱种纠缠不休,让别人看了笑话! 宋芊芊艳丽的脸上再次飞扬起笑意。她是尊贵的相府嫡女,谁人不给三分薄面?她几乎能够想象得到及笄之后自己将会如何贵不可言,心中不免激荡起来。 谨遵母亲教导,芊儿今日一定不会让您失望。宋芊芊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大夫人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女儿被众人拥着向前厅走去,脸上扬起满意的笑容。她就知道,她的女儿一定会是最瞩目的那个。想到这里大夫人不由得向着后院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个贱蹄子,今日最好不要再生事。若不是她留着宋初还有用处,今日岂会轮到她来猖狂? 果然当宋芊芊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她。 久闻相府家千金容色绝丽,今日看来果真如此!贵气十足而又饱含赞扬的男声传来,紧接着一个俊朗的脸庞落入宋初的视线。 明明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是再次看见宇文厉的时候宋初还是恨得咬牙切齿,食其肉寝其皮也不能解去她心中的恨意。宋初仿佛又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说着一些甜的腻人的情话,哄她去做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她仿佛又看见她被捆在柱子上,被万民唾弃。 记忆中最后定格的一幕,是宋芊芊那狰狞得恐怖的脸庞。 小女无能,公子谬赞了。宋芊芊柔得仿佛能滴出水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宋初痛苦的回忆。 宇文厉还沉浸于宋芊芊的美貌和对宋家权势的渴望中,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地方的宋初。听着宋芊芊温柔的声音,宇文厉不由得又多看了宋芊芊几眼。 宇文王室继承得一副好相貌,诸位皇子们皆生得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眼前的宇文厉在王室中虽然并不受宠,但眼前局势尚不明朗,皇上也没有明确表示属意哪个皇子,一心想要爬上凤位的宋芊芊自然也不可能拒绝宇文厉的好意。 宇文厉还在笑吟吟地和宋芊芊寒暄,一直站在宇文厉身后没有出声的宇文乾却似乎感受到了一束打量的目光,笑吟吟地往这边看来,目光中隐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寒意。 对上宋初那副黑白分明却又带着一丝冷意的眸子,宇文乾先是一怔,心中激起一丝好奇,随即勾起唇角,宇文乾好似不经意般问道:宋相,这位是? …… 宋进贤一时怔住,心中已经编排好的对宋芊芊赞美的语句,被硬生生地卡在喉咙里。 明明她才是今天的重点,宇文乾的注意力竟然会被那个小贱人吸引了去!宋芊芊脸上保持着端庄的微笑,却在心里咬碎银牙,恨不得现在冲上去把宋初撕碎了才好。宋初明明还在守孝期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定是有人指使。宋芊芊心中将可能的人选过滤了一遍,却怎么也想不出究竟是谁敢在这样大的日子里对她出手。 宋初恭敬地回道:回三皇子的话,那是老臣的四女宋初。生性愚笨不堪,难当大任,若是有冲撞到三皇子的地方,还望三皇子高抬贵手,不要介意。 哦?宇文乾颇有些性味地挑挑眉。宋相的说法颇让他听出了一些弦外之音,倒让他来了几分兴趣。生性愚笨,难当大任?能让一向圆滑的宋进贤用这样的语句形容的人可并不多。 看着那双平淡到似乎没有任何波澜的眸子,他竟有种被看穿一切的感觉。他下意识地轻轻咳了一声,身边的小厮连忙上前轻声问道:爷,可是咳症又复发了? 这句话声音虽轻,却足够让在座的听得清清楚楚。众人心中惋惜的惋惜,冷笑的冷笑。四皇子温文尔雅知书达理,出身又高,若不是常年生病不断,想必对于皇位也有一拼之力。 宇文乾脸上透出一点病态的红晕,向小厮摆摆手道:无事。 这样的及笄礼的开头虽让人觉得奇怪,但碍于宋相的面子大家都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及笄礼在众人的注视下正式开始。 宇文王朝的女子满十五而及笄,及笄之后方可嫁人。宋芊芊又是相府嫡女,意义自然不同寻常。传统的及笄礼仪——三拜三加下来,宋芊芊已是十分疲累。 偏偏两位皇子还在旁看着,宋芊芊更是要将她最柔美的一面展现出来。随着宋芊芊的动作起伏,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尽是说不尽的娇弱风情。 宇文厉自从出现在这里,视线就没有放在别人的身上过。他紧紧地看着宋芊芊,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心中却是在盘算着若是娶了宋芊芊,能够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好处。 宋初放眼望去,周围的贵妇们大多投去了嫉妒的目光。正在努力表现的宋芊芊一心只扑在三皇子身上,自然不会注意到。谁家都有几个女儿,偏偏宋芊芊又是格外惹人眼,自然招来了一些人的嫉妒。 哼,真是个狐媚子!一个不满的声音传到宋初的耳朵里,宋初不禁勾唇一笑。这声音虽小,不少在座的贵妇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君雅!一声轻轻的呵斥传来,女孩子不满地住了嘴。宋初寻声看去,若她没记错的话,君雅应该是当今皇上的四妹——平安公主的独生女。 平安公主自幼不受宠,能到今天的地步也是有一定自保能力的。平安公主觉察到了宋初打量的目光,便抬头对宋初歉然一笑,宋初也回了一个微笑过去。 前世她一心只扑在宇文厉身上,大概的事情记得还算清楚,倒也忽略了很多小细节。宋初只记得张君雅最终被嫁到异域,平安公主也身亡,驸马锒铛入狱,算得上十分凄凉。 前世两人并无接触,宋初一直以为张君雅和平安公主都是个畏畏缩缩的性子才落得个那样的下场,可是事实看来并非如此。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让这一家人死的死,散的散? 这一世她带着记忆回来,会不会这些事情都有所改变呢?宋初沉思着。若是可以改变,倒也算得上是逆天改命,自己是否又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 不知是什么时候,及笄礼已经结束了。宋初冷淡地看着宋芊芊一边应酬各家的夫人小姐,一边向着自己这边走来。 妹妹在想什么呢?娇柔的声音传来,宋初不禁心中冷笑。她还以为宋芊芊会是一个相当难以对付的对手,可她却如此沉不住气。 宋芊芊笑得温和,暗地里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便将宋初沉静的脸划烂! 明明今日是她的及笄日子,刚出门她就掌掴了自己身边得力的嬷嬷,开场的时候只因了皇子的一句话,大家的注意力竟都转移到她身上来。嫡女的威严岂容挑战,她今日便一定要让宋初认清楚,究竟是谁才是宋府的嫡女! 宋初在替姐姐高兴呢,今日实在是太美了。何况又来了这样多的贵人,姐姐后半生有望了。宋初淡淡说道,话语的内容却差点把宋芊芊气得半死。 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怎能谈论如此羞人露骨的话题!这样想着,宋芊芊便愈发肯定了宋初背后一定有人教唆的想法。 想收拾宋初并不难,但是在这之前她一定要想办法得知究竟是谁敢想办法对付她。宋芊芊面上羞恼的神情一闪而过,被很好地遮掩了起来。 妹妹怎的这样口无遮掩,不过这也难怪,四姨娘去了,倒是再没人教导你这些。宋芊芊掩嘴轻笑,垂着的眸子里是一闪而过的怨毒。 宋初也只是冷笑,并不接话。 宋芊芊只觉得心痒难耐,便再次试探道:若是妹妹想过继到哪个姨娘名下,我倒是可以帮忙。 宋初哑然,差点笑出声来。怪不得宋芊芊如此沉不住气,看来是以为自己是受了府中哪位的指使。 不必了,劳烦姐姐费心。宋初倒是真的不想被过继,真心实意地拒绝了,可是这话在宋芊芊心中未必不是另外一层意思。 宋芊芊心中恼怒,看来她是不准备说出后面那个人了。那人究竟是给了宋初多大的好处,竟然连这样的好事都被拒绝了! 既然妹妹这么高兴,想必一定是有礼物要送给我了。宋芊芊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她料定了宋初拿不出礼物,眼中的恶毒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