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好甜:厉少轻轻吻(主角林初念),林初念小说完整本阅读

第3章 赌局

这是一场盛大的赌局,她选择了厉浩南,堵上了自己的一生! 海城一场盛世婚礼如约举行,可所有人都知道,这表面风光,背地里,谁又说的清楚这林家为的到底是什么? 林初念一身圣洁的抹胸婚纱,露出精致的锁骨还有香肩,白皙的脖颈带着一条璀璨的钻石项链,显得美丽大方! 林宛瑜挽着江泽的手腕,满是笑意,妹妹,真是恭喜你了,得偿所愿! 彼此,你不也挤掉了我上位了吗?什么时候结婚,记得通知我,我一定准备好大礼。林初念莞尔一笑,眼底早已经波澜不惊了。 林宛瑜被戳中了痛点,咬了咬牙,林初念,你也只能现在得意了。 她肆意的笑了,余光扫了她一眼,放心,为了不让你称心如意,我一定会笑到最后的! 贱!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贱? 林初念怔了怔,转过头,这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身后,只见厉浩南一身定制的燕尾服,油然而生的尊贵让人下意识的不敢抬头。 林小姐方才那句话是对谁说的?男人伸出手去握住了她的,目光不偏不倚的落在了林宛瑜的身上。 林宛瑜低咒了一声,不敢造次,扯出一抹笑,没,什么也没有。 嗯?他轻佻眉头,紧了紧她的手,似乎是在询问她。 林初念浅浅一笑,无害道,怎么没有,刚才那句话难道不是和我说的吗?怎么姐姐现在就忘了? 初念!江泽着急的喊她。 姐夫,怎么了?她立刻接过了话,特地咬重了‘姐夫’两个字,满眼的讽刺。 江泽幽怨的看着她,像是在责备着她刚才的话一样,林初念只觉得好笑,他在想什么?难道还以为他都出轨了她还一颗心落在他的身上吧? 林小姐刚才,是侮辱了我的妻子?厉浩南眯了眯双眸,并没有要就此放过她的打算。 林宛瑜心下一慌,忙道,没有,这是个误会。 说着,她抬起眸,眼眶泛着泪,浩南,你也知道,你我原本才是应该在一起的才对,可惜命运捉弄人,我也不怪谁,怪就只怪我们没有缘分吧,我真的只是真心的祝福你们而已,可是初念不但不领情还出口伤我,所以我才…… 一番话,说的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林初念差点忍不住拍手叫好了。 她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故意挑刺。姐姐,你现在不是已经和江泽在一起了吗?而且,浩南也是我老公了,你说这番话有没有掂量过自己的身份? 林宛瑜一下子担忧的望向了江泽,满目的无辜。 江泽瞪了她一眼,林初念,你不要生是非,宛瑜不是这样的人! 林初念冷冷一笑,是不是你自己最清楚,说不想嫁给厉浩南的是她,现在怨没缘分的也是她,谁知道是不是想留个备胎呢? 我没有…… 你再胡说!江泽有些恼羞成怒。 厉浩南无声的捏了捏她的手心,冷若冰霜的脸上认真的开口,不用猜测备胎与否,你是我的妻子,而其他人,谁都不是! 她是他的妻子?这番话,曾经她也想让江泽对她说,只可惜现在,物是人非! 林宛瑜不敢再肆意,躲在江泽的怀里小声的解释着,江泽对不起,我只是不想我们设计他的事情露馅才故意那样说的。 江泽听了一颗心都跟着疼了,抱着她一阵轻哄,我相信你。 林宛瑜低着头委屈的搅动着手指头,不一会儿林天走了过来,见林宛瑜受了委屈跟着沉下了脸,却又碍于厉浩南在身旁,只是冷冷的提醒着。初念,那好歹是你姐姐,你都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了,还想怎么样! 林初念一阵心寒,我不想怎么样,如果你们看不得她受委屈那就不要来招惹我。 说完,她把手搭在了厉浩南的轮椅上要走,厉浩南按住了她的手,林先生。 浩南,我在。林天忙不迭的回答。 他的唇角噙着一抹笑意,一字一句清晰的说道,我的妻子是林初念,不是林家大小姐。 霎那间,不仅是林天,林宛瑜的脸色也跟着一阵煞白,这分明就是在提醒他们不要再将之前定过的事情拎出来说。 林天反应过来,扯着笑,浩南,我们也都已经是一家人了,不用喊的那么生分的。 待她如家人的,我自然会知道如何待他们。厉浩南一语双关。 林初念挺直了的身躯僵住了,记忆中,从未有人如此护过她…… 厉浩南护着林初念的行径妒红了林宛瑜的眼,暗暗的掐了自己一把劝慰着自己,就算她再风光又怎么样,下半辈子还是要和一个残废度过! 这样想着,林宛瑜的唇角这才满意的勾起一笑,看着林初念离开的背影眸底泛起了一抹淬了毒汁的狠色!

文学

第4章 视频原件

婚礼结束的那一刻,林初念也从未想到竟是如此的简单,一句许诺,相互交换戒指,就这样订了一生了。 可偏偏这么简单的承诺,她却等了江泽三年,最后还是付之东流甚至被背叛的彻彻底底,想起来还真是可笑! 在想什么?一双带着薄茧的大手抚上她的脸颊,林初念陡然回过神来,往后躲了躲,没,没什么! 她甩了甩脑袋,挤出一抹笑来,林家那边…… 林家你不需要担心,我已经尽数解决了。他的声音忽然冷了下来,显然不想多提及。 林初念讪讪的闭上了嘴,余光却一直打量着他,他有一张好看的脸,深邃的双眸就像是深不见底的墨潭一样,只是一眼就险些被他吸入了其中彻底沦陷。 既然你不喜欢林家,为什么还要答应?她满心的疑惑。 厉浩南扯了扯领口,松开了领结,外套被他随手扔在沙发上,这是厉家应允的,不是我,而你,是个意外。 他的语气里听不出任何的波澜,但是林初念知道,那样高高在上的一个男人,一朝之间却不能行走,而原本惦记着他的那些名门闺秀都和林宛瑜一样,即便他再好,也不愿意将自己的一生葬送在一个无法行走的人身上。 所以,林天找上厉家谈条件的时候,厉家才会答应的吧,至少为了厉家的未来,他总是要娶妻生子的。 你不用管厉家的事,林家也是,只需要做好自己就好了。林初念抬眸,不知何时他的脸凑了过来,此时与她只相差一公分,成功的让她一闪而过的惊吓。 厉浩南心情似乎不错,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她的额头。 厉浩南!她急急的喊着他的名字,想起林宛瑜的话心中一阵犹豫,可对上了他巡视的墨眸一下子就顿住了,摇了摇头,没事了,我先去洗澡! 说完,一溜烟的就钻进了浴室内。 厉浩南看着她的逃也似的背影,眉心微蹙,沉默了一下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最近跟紧一下林家那边的动静。 浴室内,林初念褪下了一身的婚纱,淅沥沥的水打在脸上,无名指上的钻戒格外的夺人目眩,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她现在的处境,在林宛瑜那里,还有她和厉浩南的视频,不论如何,她都要拿回来! 林初念注意到,浴室内还备有另一个花洒,地上也铺了防滑垫,即便很微小,但还是可以清楚的知道,这都是为了厉浩南准备的,想到他,莫名的有些可惜。 我洗完了,你也累了一天了,我给你放了水到浴缸里了,你洗完了可以泡泡。推开浴室的门,林初念边擦头发边道。 厉浩南搭在轮椅扶手上的动作微不可查的动了动,好。 林初念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道,需要我帮忙吗? 不必!他冷声丢下一句,自如的进了浴室内关上了门。林初念撇了撇嘴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转过身看着只有一张床的卧室一下子就犯难了起来…… 她是不是应该睡客房比较好? 于是,当厉浩南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林初念翻出衣柜里备用被子的一幕,他隐去眼底的笑,怕冷? 林初念惊呼了一声,被子一下子砸了下来,她局促的看着落在脚边的被子,不,不是…… 那是做什么,现在没有太阳,也晒不到。他若有似无的打趣让她一阵懊恼,只得硬着头皮道,你睡主卧,我去客房。 厉浩南挑了挑眉头,沉默了一下后说,也好,在这里我起来会吵到你。 林初念如释重负,忙不迭的要收拾不料他却按住了她的动作语气平缓道,明天吧,让张妈收拾,今晚先将就一晚。 可是……她唇瓣翕动着,想要说些什么,却见他眉心微蹙道,初念,我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了,所以,应该没什么好介意的。 而且,不用担心我会对你做什么,之前是意外,以后我会征求你的意见。他的脸色如常,没有一丁点的尴尬,反倒是她羞红了脸,一股脑的直接掀开了被子将自己埋在了里面。 我要睡了,晚安!林初念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 过了许久后,她才听到了关灯的声音,还有身侧的位置缓缓的躺下了一人,白天的疲惫将她彻底淹没,只是一瞬间就让她彻底的昏睡了过去,一夜无梦。 第二天,她是活生生的被电话吵醒的,睁开眼,一旁已经没人了,摸到了昨晚被扔在床头的电话,看都没看就接了起来。 林初念,想要拿回你的视频吗? 林宛瑜!林初念一下子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了,眼底闪过一道寒意,你什么意思 ?我已经嫁给了厉浩南了,你还要我怎么样? 别着急啊,我不是说了要给你的吗?林宛瑜娇媚的声音传来,格外的讽刺。 立刻把视频全都删了,否则,你别怪我不客气!她咬紧了牙关,压抑着满腔的怒意。 我删?我删了,你放心吗? 林初念暗暗的捏紧了双手,确实,如她所说,她说她删了她也不会相信的。 提起了她的担心,林宛瑜却是努了努嘴又道,,不过你放心,你的视频我拿着也没用,我已经发给你了原件了,剩下的我已经全都删除了,你信不信我也只有一个回答。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林初念毫不犹豫就挂了电话,微信有个消息也跟着跳了出来,视频才刚点开,她就看到了一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而里面的女主角无疑就是她! 删除的动作还没来得及点下,身后一道清冽的嗓音突然响起,在看什么那么出神。 什,什么!?林初念被吓了一大跳,手机也跟着握不稳直接跌在了床上。 视频放的是外放,只是一瞬,偌大的屋子内就传出了一阵旖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