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谁给你们的狗胆?

 

夏初礼深吸了一口气才压下涌上心头的呕吐感,她透过这群人的缝隙,看到那坐在大厅沙发上的男人,不是傅言墨又是谁?

穿着这么暴露!跟这么多男人陪酒卖笑!你要不要脸!白芷妍说着,把手里的照片全砸在夏初礼的身上,她快气死了。

昨晚原本的计划是让夏初礼跟另外一个男人搞在一起,谁知道她最后竟然搭上了傅靳深!

白芷妍最恨的就是这夏初礼这贱人抢走了傅靳深,明明她才是最有希望成为傅太太的人。

夏初礼随手拿起一张照片站了起来,照片中的她穿着和现在一样的V领小黑裙,单纯喝酒的照片在她嘴里就成为勾引男人的证据。

即使时间还早,酒店大厅都有不少人了,看到这边诡异的场景,大家都忍不住驻足围观了起来。

现在的女孩怎么这么不自爱?穿得这么不就是误导男人犯罪吗?

对啊,刚刚听到她还下药,啧,这什么手段都用的出来啊。

夏初礼把照片撕碎,笑了笑:好大一顶帽子扣我头上,昨晚你坐在男人堆里拼酒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你少给我转移话题!傅靳深的太太竟然要靠下药来挽留自己的丈夫!这种话题你说,记者们会感兴趣吗?白芷妍说着,恶毒地侧着身子,她身后的男人手里拿着微型相机!

傅靳深根本就不爱你,你仗着老爷子对你的喜爱就这么肆无忌惮,作为他的朋友,我都替他感到恶心!白芷妍越说越生气。

她只要一想到昨夜这贱人在傅靳深怀里欲生欲死,她心里就像是被硫酸腐蚀一般难受。

说够了没?夏初礼一把夺过狗仔手里的相机,按下了清空键,她还没有发作,白芷妍带来的人作势要上来抓住她!

夏初礼蓦地冷了脸,沉声道:你们搞清楚立场,不管我再怎样,我都是傅家的人,我老公傅靳深还在这酒店里,谁给你们的狗胆对我这么放肆?

听到她的话,这几个男人一下子就停了下来,踌躇地看着白芷妍。

怕她个屁啊?傅靳深从来没把她当老婆看待过!她连摆设都不如!把这下三滥的贱人抓起来!傅靳深还要感谢我呢!白芷妍尖细的嗓音刺得人耳膜疼。

不明就里的路人被带了节奏,纷纷蹙眉看着夏初礼。

这女人也是疯了,老公都不爱她了,死赖着做什么?

不要脸呗!或者是为了钱!你看这些人都不像是普通人!

夏初礼勾了勾唇角,白芷妍倒是把她的境遇看得一清二楚,如果她没有瞬间取得傅靳深的信任,她的下场会很惨。

可是白芷妍万万没想到,她夏初礼也有被傅靳深信任的一天,呵呵。

你们敢动我就试试,没听到你们主子刚才说的?夏初礼直接拿白芷妍的话打她的脸,我是傅家老爷子认可的人,你们谁得罪得起傅老?白家能吗?

此话一出,就连白芷妍都傻了,她怎么忘了这一茬?

QQ截图20180707151141.jpg

第006章 你打我,我就打你

 

因着夏初礼这句话,原本把她围得密不透风的人墙往后退了退。

不少路人都以为这被围攻的是个放荡不羁的妖孽,谁知道看清楚这素颜清纯动人、肤白貌美的年轻女孩时,他们都愣住了。

这女孩子看着不像是他们口里那种人啊?

傅言墨端着咖啡在旁边凑热闹,听到夏初礼把老爷子搬出来了,他饶有兴致地看了过去,也是一愣。

和昨晚在宴会上气场全开的女王不同,这披散着长直发的女孩脸颊微红,没了浓妆的粉饰,竟然是另外一种他从未见过的魅力。

臭不要脸!你竟敢拿傅老爷子来压我!白芷妍啐了一口,老爷子要是知道你是这种下药的臭婊砸,他还喜欢你?你长得丑,想得倒是美!

白芷妍从来都觉得夏初礼又丑又作,强势的浓妆总是伪装出一股成熟风,见一次恶心一次!

这是我们傅家自己的事情,跟你这个外人有什么关系?夏初礼一句话把白芷妍噎得够呛,她冷笑道:那我告诉你,昨晚什么都没发生,阿深也没有中药,你少胡说八道。

放你的狗屁!我亲眼看到你在阿深的酒杯里下药!他如果不是被下药,会跟你一个房间?你死了脸!

不同于白芷妍的歇斯底里,夏初礼平静道:他是我老公,不跟我一个房间,难道跟你?

你闭嘴!我就是人证!你使用违禁用品,我已经报警了!白芷妍算盘打得好,警方和新闻媒体两不误,早上敲门都没人应,还说没有下药!

听到报警这个词,夏初礼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她忘不了在监狱待着的每分每秒,死也不会再接近这种地方!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早上五点的时候有人敲门。夏初礼声音冷到零点,正常人会这么早找上门来?你一直把下药的事推在我身上,再加上你这些诡异的行为,你认为警方是相信我,还是信你这个鬼鬼祟祟的人?

白芷妍瞳孔一缩。

怎么可能?

夏初礼那个时候醒了?

你想否认?走廊是有监控的,不妨调出来看看,你们就算是再动手脚,我相信阿深都能找到。夏初礼轻笑,抬眼看了看大厅摄像头。

这里是死角!呵,真是个绝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