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堵着不许流出来二哥,小妖精这么快等不及了

要不是母亲遗嘱上给自己留下的夏家股份,她觉得自己很可能早就被扫地出门了!只不过,她没想到,夏延东居然会把她嫁给一个残废!原因就是因为盛家承诺为他拿下京城东边的那块地!

这些年虽然和父亲不亲近,但是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在他眼里就只值一块地!想起母亲临死之前跟自己说,让自己不要怪父亲,夏若晴冷笑一声,她可以不怪父亲,但是这个婚,她绝对不结!

从床底下拿出之前准备好的衣服和书包,夏若晴用最快的速度换上衣服,从书包里拿出一把登山绳,走到窗户边,打了个八字结,然后翻出窗户,用这些年她在户外运动里学到的速降技巧,迅速的从三楼来到了地面。

高中之后她就没有在家住过,甚至逢年过节都不一定会回来,她参加户外运动这件事情,夏家没有人知道,自然也就没有人会想到她会翻窗出来。

收了绳子,夏若晴看着三楼的窗户,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转身就朝着花园走去——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在前门迎接盛家的车队,靠近后门的花园根本就没有人,她从后门出去,如同出入无人之境。

盛瑞泽坐在车里,皱着眉头看着手上的资料:“你确定是她?”

“老太爷确定过很多次了,是夏家大小姐夏若晴。”韩琦看着他俊美的侧脸,恭敬地回答。

外人都说盛家的孙少爷盛瑞泽是个残废,虽然可惜却是盛家老太爷最看重的孙辈,只不过外人不知道的是,能够得到盛家老太爷的看重,盛瑞泽靠的绝对不是一副残废的躯体。

盛家家大业大,一个仅仅是残废的孙少爷,怎么可能做到盛京集团总裁的位置?

但是有些事情,从来不足为外人道。

听到那个名字,盛瑞泽的眼睛微微眯起,嘴角露出笑意:“她怕是很不愿意吧?”

何止是不愿意,夏家都已经被夏大小姐闹得鸡飞狗跳了!可是这些话,韩琦完全没胆子在盛瑞泽面前说出口,只能含糊着回答:“车队现在应该已经接到夏小姐了,我们也马上就到夏家了,您别担心。”

话音刚落,原本平稳行驶的车子突然来了个急刹车!

韩琦还没来得及开口质问司机发生了什么,车窗就被敲响了。

打开车窗,一张精致的脸出现在眼前。

“能搭个顺风车吗?”夏若晴笑眯眯地看着坐在车里的人,问道。

夏家别墅在京城的近郊别墅群,进出只有一条路,此时来来往往的都是盛家来接亲的车队,她自然不能自己往上面撞,于是就只能走山路。

可惜的是,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低估了山路的难走程度,走山里跌跌撞撞地走了快一个小时之后,她终于找到了马路,更加幸运的是,她撞上一辆车!

只要不是盛家车队的车,她就可以搭一程,然后给闺蜜打个电话,等人来接。

算算时间,自己失踪的事情应该已经被发现了,此时要是她再在路上走,那被找到完全就只是时间问题!她不傻,花了这么大的力气跑出来,她可不想被抓回去!

这么想着,她立刻露出了十分凄惨的表情:“求求你了!我真的有急事!”

从她开口的一瞬间,盛瑞泽就认出了她的声音!

他转过头,隐没在暗处,从内侧看着眼前的女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