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在镜子前面做够了我不要了我好累

面变得无比尴尬,吓得张晓峰赶紧缩回了脖子。

白媚媚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小叔子会自己,更羞耻的是,自己的乳汁,好像,好像溅到他嘴里了?

她心乱如麻,可的胀痛,让她想不了太多,现在的她,只想缓解痛苦。

主要是婆婆妈这几天进城办事去了,以往都是婆婆妈帮她,或者去卫生所,可这大晚上的,人家医生早就休息了。

等等,自己疏通不方便,不是还有小叔子吗?虽然他脑袋傻傻的,可有手有脚的,只要在自己的指导下,应该没问题。

想到这儿,她突然起身,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张晓峰还没缓过神来,房门已经被推开了。

白媚媚穿着薄纱睡衣,裙摆及其大腿根,上面是真空的,一眼就能看穿睡衣,里面高高耸起两团挺拔的,还有两个凸点十分显眼。

“嫂,嫂子,你来做什么啊?”张晓峰心里有些忐忑。

白媚媚走过来,坐在床沿,有些忸怩,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随便找了个理由。

“晓峰,嫂子这儿肿了,帮嫂子消消肿好吗?”

消,消肿?

张晓峰愣了下,本以为嫂子发现自己,是过来教训自己的,没想到她竟然要自己帮她消肿。

压下激动的心情,他傻傻的问道:“怎,怎么帮你啊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