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k带 项圈 铁链,江林孙晴

孙晴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猛然被一个陌生男人碰到手,脸颊上也瞬间就泛起了红晕,有些羞涩地低下头。

看到孙晴这副反应,江林的心脏,更是“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见过不少艺校的女生,这些女生大多比较开放,虽然才小小的年纪,可是那方面的经验就已经非常丰富了。

可是像孙晴这么纯情的姑娘,他还是第一次见。

江林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直接捏住了孙晴的手,假意是要带她进去。

忽然发现江林握住自己,孙晴也是有些莫名的紧张和排斥,但是想起大医院里面昂贵的医疗费,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江林进去。

本来孙晴对他还有些排斥,觉得这个糟老头毛手毛脚,总是想占她的便宜,所以心里也提防着他。

但是江林看起病来,倒是一本正经,对她嘘寒问暖,让孙晴这个初次离开家里的大学生,竟然觉得有一丝莫名的温暖。

特别是她走的时候,江林竟然没有收她的医药费,还嘱咐她以后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就还到他这里来。

两个原本没有任何交集的人,就这样联系在了一起,孙晴本来就十分天真,面对着江林的关心,时间一长,就完全消除了对他的戒心,还把他当成长辈一样的人物。

虽然江林表面上对她无微不至,但是只有江林自己才知道,他做一切的目的,只不过是想要获取孙晴的好感。

自从认识孙晴之后,江林整个人都有了精神,每次看到孙晴那曼妙的身体,江林都会觉得无比火热,只想着要是能跟她做上一次,那真是连死都值得了。

诊所的生意也就一般,除了看病之外,江林每天都要的事情,就是坐在诊所的门口,等待着那个小姑娘的出现。

但毕竟不会有人天天生病,孙晴虽然有时候也会来看望他,但依旧还是不来的日子更多。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诊所的生意依旧还是不温不火,天气也渐渐炎热起来,江林正在打瞌睡,却忽然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他还以为是有病人来了,抬起头一看,才发现竟然是孙晴来了。

孙晴穿着一件水蓝色的长裙,包裹着她那丰韵的身材,特别是低胸的领口,露出了的雪白,顿时就让江林咽了咽口水。

但是江林抬起头来,却发现孙晴眼眶通红,嘴角还噙着泪水,似乎是刚刚才哭过。

见到孙晴这幅样子,江林也是有些心疼,赶忙问她:“小晴,你怎么了?”

孙晴有些哽咽,又低下了头,小声抽泣着说:“大叔,我……我不舒服。”

“你别急着哭,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来再说。”江林小声劝着她,又伸手扶她坐下来。

但是在江林碰到她那雪白的胳膊时,还是浑身一震,有些享受那种滑嫩的感觉。

“小晴,你别害怕,有什么事就跟大叔说。”江林依依不舍地收回了手,脸上也装出平静的样子。

孙晴低着头,紧紧地咬着嘴唇说:“我胸口不舒服……有点疼……”

江林见她这幅样子,也有些奇怪地问:“怎么回事,是胸闷吗,难道是心脏不舒服吗?”

“不是,就是胸……”说到这里,孙晴的脸上,瞬间就泛起了的红晕,羞愧地低下头,耳朵上都是火辣辣的。

女孩子这方面的病,总是比较隐私的。

就算是孙晴已经把江林看成自己的长辈,跟他说这种病,多少也觉得有些羞耻。

但江林怎么也是医生,她这么一说,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江林摆出一副正经的表情,对她说:“小情,我是医生,你感觉有什么病症,不用不好意思,直接跟我说就是了。”

孙晴虽然有些为难,但还是点了点头,又小声说:“就是这几天,我感觉那里很闷,很胀,有的时候还会感觉疼,非常不舒服,我在网上查了一下,说可能是乳腺癌,我该怎么办啊,大叔,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

她本来还在努力控制情绪,但是说到后面,都已经哭了起来,显然是被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