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棒要掉下来了艳遇少年

将手揣在兜里走了过去,引来一路上司机的狂按喇叭,还有一些人的咒骂。中年人进了便利店,我也不知为何,跟了上去,中年人刚好拿着三四串关东煮去收银台结账

中年人从兜里掏出皱巴巴的十几块钱道:“来包利群。”服务员点了一下告诉他钱不够。中年人皱了皱眉头,又在兜里摸索了半天,却依然没有多出一分钱来,中年人犹豫了一下道:“这关东煮我不要了。”说完就拿着烟想要离开。“等等。”我皱了皱眉,“哥,我请你吃。”说着在柜台刷了自己的,中年人却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大骂道:“哪儿来的小崽子,老子我有的是钱,能要着你来帮忙付钱!”就在我被他突然之间的怒气弄得晕头转向的时候,中年人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收银,低低骂了一句“滚开”,随后抢过柜台上的关东煮夺路而去。我一头雾水,实在不明白这中年人的行为,难道我帮他,他还不高兴么?这时我却注意到那收银员的眼神,他也没有我想象中的惊讶和欣赏,而是以一种看傻子一样的目光望着我。我皱了皱眉,“给我一包烟。”收银指了指身后的柜台,询问我要哪种。我随便指了一个,刷完卡便走出了便利店。我实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我突然很好奇烟草的味道。第一次吸烟的后果就是被呛得咳嗽连连,一支烟只抽了一口,我就忍不住丢到地上,我一边大口的喘着气,一边看着路边的商铺,这时余光瞟到一间成衣店,透明的门玻璃上贴着几个大字,“急聘导购,待遇面议。”我顿时起了心思,我觉得要想证明我自己能够自力更生,或许这就是我的第一步。

现在才晚上八点,街道上还有许多行色匆匆的人,我跟着几个穿着很时髦的女孩儿走进了这家店。刚进店,一名画着淡妆的女导购就走了过来,亲切地问我需要什么服务,我说出了我的来意,女导购脸色顿时一落千丈,丝毫没有刚才的恭敬,语气不悦的回复了我一句不招人。我奇怪的指着店门口的白纸,“你们这不是都写着招聘么?”女导购抱着xiong不满的道:“我说不需要就不需要,赶紧滚,从哪儿来,滚哪儿去!”说完就扭着离开了我面前。我有些不爽,一个小小的导购,跟我耍什么脾气?不过我还是忍住了自己的脾气,况且我本来就不是个爱跟人计较的人。又在外面转了会儿,最终还是无奈的回到了家。平常家里总会亮着灯,而俞嫣搬回隔壁之后,三室一厅偌大的房子就只剩我一个人,总感觉不习惯。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会儿,还没爬起来,手机突然震动,我拿出来一看,却见是一个陌生号码,归属地显示为国外。我也没想太多,直接便摁下了接听键,我父母在国外,一直被当成傻子的我突然恢复,俞嫣一定把这个消息通知了他们,没准儿他们现在激动万分,正想着回来看我。而这个电话,就是他们即将回来的前兆。“你好,请问是杨超吗?!”我听着电话里冰冷的声音有些疑惑,不是我父母给我打来的,回答道:“是,有什么事。”“我是你父母的私人律师,您可以称呼我王律师。今天特地打电话,是有件事我必须得告诉您,希望你能有心理准备。”电话里的男声自称是私人律师,即使是在国外,能拥有私人律师的也是极少,由此可见我父母在国外确实混得不错。“好,王律师请说。”我尽量让自己说话显得有礼貌一些,如果王律师能联系到我的父母,至少不会感觉我没有家教,即使我是突然之间恢复,我也有能力做一个正常人。但不知为何,王律师的话让我心里升起一种隐隐的不安感,这种感觉不知道来自于哪里,但让我极不舒服。王律师道:“您父母在国外拥有一家市值过亿的公司,但竞争对手也很多,平时两边看上去平平静静,实际上的勾心斗角很严重,尤其是在国这个地方,甚至已经上升到用武力威胁的地步。”“王律师,你是什么意思?”我皱了皱眉道,“请你直说。”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传来王律师的声音,“在这之前,已经有人想要对您父母动手,但都没有成功,唯独这一次,您父母最信任的人出卖了他们,他们没能躲过。”“武力威胁,出卖了他们,没能躲过?”我愣了一刹那,随即反应过来,感觉握着的手机突然变得沉重了起来,喉咙有些干涩的道:“你的意思是,我父母他们……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