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放了震动蛋_5个人同时玩我下面王全林馨月

全听到这话,心中十分兴奋,可表面上还是气愤异常:“老子现在都不能说你了是吧,真是长脾气了啊咳咳!”林馨月正在旁边悲戚,听到自己公公剧烈的咳嗽,赶忙跑_上前帮他轻抚胸口顺气:“爸,您年纪大了,不要总是生气,以后我就尽心尽力的伺候王炜好了,如果他还是要误会我,那我就林馨月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而旁边的王全感觉到林馨月柔柔的小手摸在胸口,心里可是爽得很,嗅着旁边女人身上的幽幽香气,他忍不住抓住了林馨月的小手:“儿媳妇,王炜不疼疼你”说着,王全用力的搂住了林馨月的柳腰,将她软软的娇躯死死抱在怀里,女人的娇香软嫩叫他实在是欲罢不能!林馨月虽然觉得被公公抱着不舒服,却也只当他是在安慰自己,而且她现在真的很需要安慰,所以轻轻将头靠在了王全的肩膀上,抽噎道上蹭来蹭去

林馨月正伤心呢,忽然感觉到一个滚烫梆硬的棍子顶住了自己下面,在见到自己公公脸上的兴奋,瞬间明白那是什么东西,小脸腾地一下子红透了

她不舒服的扭扭腰,想要让那根棍子别戳着自己,结果她不动还好,随着她晃了晃,男人的子竟是直接塞到了她的两腿间,隔着顶住了那个小肉xue

王全感觉自己顶住了儿媳妇下面的,而且里面还在呼呼往外喷着热气,叫他爽的不行,搂着儿媳妇腰的手也忍不住向下,挪到了那一对肥臀上

儿媳妇林馨月的又圆又翘,此时他这么用力一抓,入手满是女人的嫩肉,让他的子又硬了几分,还不自觉地往前挺了挺

林馨月小xue还红肿着,此时被顶的痛叫一声,慌忙挣扎着:“爸,你干嘛呀,我是你儿媳妇啊!"“爸知道,不过要不咱们的检查继续下去?"王全十分饥渴,甚至手已经伸到林馨月的裙子下面,去扒她的小裤衩了

林馨月吓坏了,她很清楚自己骨子里其实是很浪的,不然也不会被自己老公一吓唬就扮母狗和女奴,此时被自己公公顶着下面,更是哗哗流水,空气中都弥漫着她的骚味

所以此时自己老公不在家,公公又心怀不轨,她生怕自己真的会跟公公,慌忙之间一口要在了王全的肩膀上

王全吃痛的松开了林馨月,然后看着这女人仓皇的逃向外面,他不甘心的咬牙切齿:“明明就差那么一点了,反正晚上我儿子不回来,看我怎么收拾她!”而林馨月虽然成功逃离了自己家,在外面游荡的她却也想到了这点,自己老公不回来过夜,那晚上她还不得被自己公公欺负死?老公靠不住,公公不可靠,林馨月-想到这,不禁悲从心头起,蹲在路边抱着膝盖呜鸣哭泣起来,她觉得自己真是命苦,难道是因为没有工作的原因吗?当初明明是王炜叫她做家庭主妇的,现在却又如此欺负她,林馨月心里萌生了寻找工作的想法

林馨月有些害怕的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发现面前人是自己好朋友的老公陈权,这才松口气:“权哥是你啊,我没事儿

"陈权立刻从包里拿出几张纸巾递过去:“擦擦吧”“谢谢”林馨月平时也比较在意自己的容貌,听到眼睛肿了,赶忙接过纸巾擦擦眼泪,还红着脸看向陈权:“权哥你有镜子吗?"陈权笑了:“你见过哪个男人上街带镜子啊,不过我家就在这栋楼上,不如你家里用婷婷的化妆包收拾一下?反正你俩是好姐妹,而且喜欢买一样的东西”这.”林馨月有些犹豫:“婷婷是出差了吧?我现在上去是不是不太好?"陈权眼睛有些贪婪的打量了一遍林馨月的娇躯,在林馨月被他看得有些紧张时,突然笑道:“你觉得你现在这模样待在方面就比较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