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离你最近的地方,说爱你

我有一个朋友,长得高高壮壮的,有点帅,爱穿牛仔裤和白T恤。脸上常年没有明显的表情,但是外冷内热,为人很仗义。

大概就是那种,只要他认定你这个人了,就会自动开启护犊子模式,把你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归到自己的保护范围。

大部分时间我还是很喜欢在他后头,爬树摘枣,下河捞鱼,这些我都干过,甚至还跟着他来过一次水库探险,虽然水不深,但我脚踩到边缘滑了一下,差点掉进去淹死。

回到家,我妈问我怎么弄得,还没等我说话,邻居家叔叔一看我哭的梨花带雨的,身上衣服都湿了,抄起棍子就招呼到他身上了。

他也不躲,挨了打,晚上吃完饭,还拿着一大把新鲜的红枣来找我,裤子口袋里塞了满满当当的一团卫生纸,但是我早就不哭了,看在好吃的份上原谅他,于是就边吃边写作业。

长大以后,我眼中的他总是特别理智,安静沉稳,不会像许多青春期的男生,心里总赖着一个长不大的小男孩,时不时玩一点幼稚的小把戏。

跟他聊天的时候,你能感觉到这个人想事情很透彻,很多事情他能看的特别明白,但他对这个世界没有太多希望。

他开玩笑让我喊哥哥,而我总是攥起拳头锤他,不知道在别扭什么,反正从没答应过;偶尔会夸我,你很聪明,如果我真的有你这样的妹妹就好了,贴心小棉袄一样。

我说我才不要跟你一样的哥哥,从头到脚老干部风,其实心里还是很开心的。身边有他,无形中给了我很多力量,而且小时候被他吃掉的好吃的,长大以后他又买给我了呀!

日常会对我进行每日教育,女孩子也要独立的,你看看那些不求上进的小女生,那不行;性子不要太强势,但也不能闷声吃亏balabala……

那个瞬间真的特别怕,深更半夜的,一个激灵所有睡意都没了,就觉得心脏被狠狠揪了一下,伸到键盘上的手都有些抖。

我突然想到这大半年,全部是他单方面的讲述,还有我无关痛痒的几句关心,偶尔问起,他总是三两句带过,而我也就不再追问。

网上有一个男生,他遇到过一个抑郁症的病友,所以两个人互相加了微信,后来男生几乎每天和他聊天、逗他开心,结果今天中午看到这样一则新闻,四川阿坝州发生山体滑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