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做饭

做饭,最基本的就是烧稀饭喽。可在我的印象中,妻子烧出来的稀饭,似乎从来没有稀过。每次电饭锅提醒稀饭烧好了之后,一掀盖,锅里往往呈现出的都是“糊里糊涂”的景像,说是稀饭,分明没有汤,说是米饭,又太粘稠。

如果妻子做米饭,你也许猜出来了,做出来的效果一定是很干的,米粒都处于似熟非熟的状态。我说:“这也太干了吧?”她就回应:“这才是真正干饭呢。”

下面条时,她会将水烧开,再把面条放进去,然后就转身去做另外的事去了,等想起来面条还在锅内煮着,忙跑去看,面条已把几乎所有的汤水都吸干了。被彻底泡软的面条们抱成一团,难分难解。

切菜:葱只切片,从未切成丝;大葱,切成一段一段,也从未切成丝;大辣椒,一改两半;小辣椒,能不切就不切;土豆丝,从来都是切成手指粗细的土豆条;火腿肠,剥开就行;猪肉,就没切过肉丝,似乎连肉片也没切过……

听我这样说,她就现出一脸委屈的样子,嗔怪地说:“噢,我这么辛苦做出来的菜,你就不能夸一下?”

我心里就想:你看这材料都是好材料,蔬菜、肉什么的都是新鲜的,你倒好,乒乓二十五,快刀斩乱麻似的,毛手毛脚地给我倒捣出这样一道菜来,除了咸辣,色香味全无。夸你?我还要判你个“浪费材料罪”呢!

整个做菜过程中,妻子一直都处于手忙脚乱的状态。向锅里倒完油,忘盖油桶盖的几率能达到30%以上,有次就因为油桶忘盖了,结果有只贪婪的苍蝇一头钻了进去,再也没出来,那大半桶花生油也因此作废。

将菜板上的生菜向锅里放,妻子会将这个转运工作做得紧张刺激,仿佛身旁那口滋滋作响的锅马上随时就要爆炸了似的。

菜做好了,此时走到厨房一看,但见:盘碗狼藉,盆筐杂乱;酱油瓶、醋瓶、耗油瓶、料酒瓶,所有的瓶都已不在原来的位置;鸡蛋壳东半个西半个地被丢在灶台上;菜板上残余的葱段、姜片、生菜横七竖八;洗菜水池底布满了菜叶、菜梗……

我看到这样的场景,在皱眉之余,便开始动手清理“战场”,你得承认:我收拾的时间绝不会比妻子炒菜的时间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