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医生舔出了水啊再用力再深点舔一舔(推荐阅读)

两个女人合计半天,估摸着该是昨天晚上男人们喝多了,都进错了门,才搞出这桩乌龙。好在大家都醉得厉害,夜里并未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

林雨捂着肚子说,“春花儿,你有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百年修得共枕眠?现在你跟我老公睡过了,就是他二老婆了。”

杨春花也乐得不可开交,在林雨胸口捏了把说,“林老师,你可真是替你家男人着想啊!那二牛还跟你睡了呢,你也得当他的二房!”

每当林雨对宋志强有哪里不满,在杨春花面前抱怨的时候,杨春花总会露出不怀好意的表情说,“我觉得宋老师很好啊,你要是不喜欢,那咱俩就换换?”

听到他们的对话,陈二牛在旁边很开心的说,“行啊!你这妮子都有二老公了,那我也要找林老师当二老婆!”

此时宋志强便扶着脑门儿摇头,装作很苦恼的叹气道,“你们关系太复杂,我都搞不清楚我是谁老公,又是谁老婆了……”

杨春花说过今天要回娘家,林雨以为屋里没别人,为了凉快就随便套了件宋志强的大短袖,里面连内衣都没穿。

过了好半天,林雨才发现陈二牛老是盯着她胸口看,旋即紧了紧领口道,“二牛,差不多行了,占便宜没够是吧?”

这会儿也就下午三点过的样子,太阳还斜斜挂在天上,微微泛黄的金光洒得陈二牛满身,把他成块的肌肉映衬得更加鼓胀。

眼下没有旁人,林雨莫名有些心动,想了想说,“你的身材挺不错的,跟城里那些练健身的男人一样,也不知道摸起来是不是也相同。”

平时摸惯了宋志强的肥肉,这会儿碰到陈二牛近乎完美的腹肌,林雨竟然有些紧张,心脏噗通噗通跳得飞快。

正想借口洗衣服避开男人的目光,却被陈二牛一把抓住胳膊,“二老婆,现在不比旧社会,现在讲究男女平等。你都摸过我了,也得让我摸摸你啊。”

陈二牛嘿嘿傻笑道,“你看过新白娘子传奇没?那里面的歌都唱呢,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咱们都睡过一张床了,还分那么清楚干什么。”

看他油嘴滑舌的样子挺逗,林雨不由捂嘴乐起来,“没想到你还挺有文化啊!不过你歌里面的共枕眠,跟咱们那次可不一样哦,你别想歪了。”

看着眼前高出一个头的健壮男人,林雨顿时有些六神无主,脑子里总不由自主的联想到,男人跟女人在床上赤裸相见的画面。

之前上大学时,林雨宿舍里有个姐们儿很开放,三天两头跑到学校外头跟野男人鬼混。据那姐妹儿说,强壮的男人那方面的能力也会很强,办事不光勇猛,而且续航能力也比较持久。

林雨下意识瞟了眼陈二牛裤裆,那晚醉酒之后,握住陈二牛命根子的感觉还记忆犹新,呼吸顿时变得纷乱。

林雨咬了咬嘴唇,忍住心底乱窜的冲动,回身去收拾石板上衣服说,“不跟你闲扯了,我这儿还有一堆活儿没干呢。你呀,还是等春花儿回来,找她去吧。”

林雨瞬间感觉到,整个人被一具宽阔的身躯给笼罩住,有种让她着迷的安全感。最要命的是,有个硬邦邦的东西,正不偏不倚的顶在她上!

光天化日的,院门口就是村道,万一真让路过的村里人瞧见,这事儿可就成了黄泥巴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陈二牛将嘴凑到林雨脖子后面说,“二老婆,你的腰可真细,皮肤也好,又滑又嫩的,比摸奶娃子还舒服。”

林雨被他口中吹出的热气搞得阵阵麻痒,下意识的将身体一缩,缝却正好顶到陈二牛早已一柱擎天的硬物上,更是给激得浑身颤栗。

陈二牛的抚摸也没太多技巧,但他手心仿佛燃着一团火,摸到哪里就烧到哪里,烫得林雨身体里也是热流滚滚。

忽然之间,林雨察觉到陈二牛的手不老实,要朝摸过去,便赶紧拦住他说,“二牛,那里不行!你这样我可要生气了!”

陈二牛拿裤裆里的坚硬东西,在林雨上使劲蹭了好几下,最后才松开她说,“二老婆,你可真翘,以后能给摸吗?”

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这会儿里都快湿透了。如果刚才陈二牛非要来强硬的,估计她也坚持不了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