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云山深吸口气沉声道:“二小姐刚才摔伤了脑子,说了胡话,来人,把二小姐带下去,没我的允许,不能踏出房门一步。”他说完面无表情的看着云祁:“二皇子,老臣现在有些家事需要处理,您没其他事的话,还请回避。”墨王爷名云墨,和皇帝是同父不同母的兄弟,年幼时患疾,据说药石无医时,一位外来大师救了他的命,却也无法在行走,身体异常虚弱,一直用药材吊着命。一身银纹蟒袍,肤色雪白近似透明,如玉无瑕,细长的眉斜飞入鬓,乌木黑瞳,高挺的鼻子,薄唇色淡,整个人好似谪仙。云墨点头,视线在众人脸上环顾一圈,最后落到陆千歌身上:“这位就是祁儿的未婚妻,相府三小姐吧。”他淡眉微挑,捂嘴轻咳了一声,身后的侍卫立刻为他顺气,云墨摆摆手才看向陆千歌:“可有此事?”跟其他人的谨小慎微不同,陆千歌从容的站在那儿:“退婚是真事,但是臣女并无不守妇道。倒是二皇子,有婚约在身,还和我那二姐情意缱绻,我这个当妹妹的也只能祝福了。”她看向云祁:“二皇子这么生气做什么,难道臣女说的不是事实么,或者你又不想休我了?那可不行,我这人比较爱干净,这婚就是二皇子不退,臣女也会去请旨的。”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大放厥词的陆千歌,陆云山一度怀疑这个三女儿是不是脑子出了毛病。“陆、千、歌……”云祁咬牙切齿,一张脸愤怒的几乎扭曲了,这该死的女人什么意思,竟然敢嫌他脏?他不拿休书,她还要亲自写来休了他么?“二皇子脸色看着有些虚,是肾不好么?这可不是小毛病,还是请御医治治才好。”她胆子大的继续刺激道。陆千歌就是故意的,这个什么二皇子自己不要脸,跟原身有婚约,却和原身的姐姐搞在一起,恶心到了极点,有什么资格还摆着架子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今天这事,出丑的不光是陆知薇,堂堂皇子竟然苟合,这种丑事她就不相信他敢张扬出去,自己今天说什么,他就是皇子也只能忍着,哼。云墨的眸子一直放在她身上,带着一丝兴味和探究,这陆千歌,似乎跟传闻中有些不一样啊。“好了,你们这些事情我管不着。本王今日前来主要是找三小姐的。”陆云山擦了擦额头的汗,闻言心里又是一跳,他这一向没什么存在感的女儿,怎么这么多人找上门。“不知王爷找小女有何事?”云墨抬手,下人们抬着两个大箱子进来,一箱黄金,一箱珠宝,堆的满当当的闪瞎了众人的双眼。尤其是那些个姨娘小姐,还有柳氏,眼睛都放光了,这都是宫里的东西啊。“过几日便是三小姐生母何御医的忌日,当初若没有何御医,的顽疾也不会痊愈,这些是皇上和太后赠与三小姐的一份心意。”陆云山松了一口气,立刻携众人躬身叩谢。陆千歌看着这些,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不管在什么时代,什么地方,有钱走遍天下的道理是一样的。云墨的任务完成后就要带着云祁离开。“王爷请稍等!”,陆千歌走上前。“王爷,这两个箱子既然是看在小女生母的份上赠予的,那是不是这些东西就由小女自己处置呢?”柳氏见此立刻说道:“老爷,这两个箱子……”“既然是宫里赐给咱们丞相府的,东西自然该放到府内的库房里,三妹怕不是连规矩都忘了。”陆锦书忍不住插嘴,那箱子里有好些漂亮的金钗翠镯,这两箱子如果捏在母亲手里,这些东西就都是她的。陆千歌眯眼,侧身看着她:“大姐年纪轻轻的,怎么耳朵不好使?刚才墨王爷说的很清楚,这两箱东西是皇上太后赠给何御医女儿的,难道,大姐也想当何御医的女儿?”果然,世界上永远都不缺不要脸的人。原身母亲何依依是丞相主母的时候,这柳氏只是一个妾,何依依死后她才被扶正,不属于自己的死人财都想揽着,真是可笑。“你……”陆锦书咬牙。柳氏对陆千歌也是满心愤恨,这该死的小贱蹄子,跟她母亲何依依一样让人厌恶,她看着那两箱东西,依旧不甘心。“好了,既然是给三小姐的东西,三小姐自己收着便可。本王还有事,先走了”,墨王爷说完转身走掉,嘴角似乎扬起一丝弧度。呵,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