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宠文言情小说推荐_超宠温馨甜蜜小说推荐

"是的,您眼力真好。"工作人员自豪地说:"这是我们的镇馆之宝,确实出自亚度尼斯大师的手笔。"

宋霆希看着方小鱼两眼发光的样子,笑着对工作人员说:"把这件给她试试吧。"

"不不不。"方小鱼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赶紧制止道:"不用这么奢侈,我随便选一件合身的就行了。"

趁着工作人员去拿衣服的间隙,方小鱼赶紧凑到宋霆希身边,压低嗓子说:"还是算了吧,你知道亚度尼斯大师设计的礼服多贵吗?!"

这是一款露肩长裙,仿佛是为她量身定做的,非常合身,设计简单,却完美地呈现了着装者曼妙的身材曲线。

"等等!"方小鱼肉痛极了,她刚刚在室偷偷地看了下衣服的价钱,那一串的零看得她眼都花了,她走过去悄悄的对宋霆希说:"要不还是换一件吧,这件我真买不起。"

宋霆希开心地笑了起来,觉得眼前的小女人可爱极了,轻揉了下她的头发,宠溺地说:"就这件,我买得起。"

"不行不行,上次吃饭是你付钱,这次买礼服怎么能又让你掏钱呢!"方小鱼连忙拒绝,她看的出宋霆希可能是喜欢她的,但她不想欠他太多,因为她可能真的还不起。

宋霆希见她态度坚决,只好叹口气,故作遗憾道:"那这个钱就当你借的,先欠着,等你有钱了再还。"

方小鱼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上流社会的奢华舞会,来往的宾客都是随便一跺脚,就能让这座城抖三抖的人物。

她看了看枕边的宋霆希,疑惑不解地问:"霆希,你不是医生吗?怎么会来参加这种商界的舞会?"

宋霆希温和一笑:"我父亲在Y市做点小生意,本来应该是他来参加酒会的,但是他昨天身体不适,就派我代表他过来。"

方小鱼被夸得不好意思了,红着脸:"平时看你挺正经的,哄起女孩子也挺有一手哦。"

"除了你,我从来没哄过别人。"宋霆希笑着澄清,他可不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男人。

这话一出,似乎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在两人之间流动,方小鱼避开了宋霆希的眼睛,心不在焉地跳着舞。

沐老爷子率先开口:"万分感谢各位贵宾到来,今天,我有一个重要的消息要宣布,经过慎重考虑,我们沐萧两家决定联姻,共同创造更多更好的发展商机,也为这对郎才女貌的璧人送上祝福。"

萧学浩随之举杯道:"小女与沐大少爷一个月后举行订婚仪式,届时欢迎各位莅临。"

这一幕恰巧被楼梯上的沐攸阳看见,他眸光一凛,看着那个今天尤其漂亮的女人正娇弱的靠在男人的怀里,嘴角不由扯出一抹嘲讽的笑,原本垂在身侧放松的双手,也紧紧的握成了拳。

"没,没事。"方小鱼努力站好,茫然地望着一片欢声笑语中那个英俊冷傲的身影。

为什么听到沐攸阳订婚的消息,自己竟如此难受,方小鱼不敢深想,也不想再被眼前的景象刺激,她低下头,掩饰住自己微微发红的眼眶,声音低低的对宋霆希说:"我出去一下。"

只见萧子瑶站在人群中央,漂亮的晚礼服上,赫然被淋上了红酒渍,她正气恼地抓着始作俑者,嘴里恶狠狠地数落着。

她手里抓着的,是个吓坏了的孩子,那孩子的小手臂被萧子瑶紧紧拽住,挣扎着也脱不开身,身上小小的绅士西装也被扯乱,脸蛋绯红,大眼睛里噙满泪水,却倔强地忍住不流下,只是一脸惊恐委屈地看着萧子瑶。

乐宝儿看到突然出现的妈咪,委屈的眼泪瞬间淌下,求救般朝方小鱼伸出没被抓住的那只小手,哭喊着:"妈咪~~妈咪~~"

方小鱼一个箭步上前,从萧子瑶手中抢过儿子,紧紧护到怀里,怒气冲冲地质问:"你干嘛?!"

萧子瑶对突然冒出来的女人很不满,喝道:"你是什么东西,我教训这个野孩子,关你什么事!"

方小鱼怒火中烧,碍于不了解眼前的情况,不好发作,便问道:"萧小姐,这是我儿子,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你要跟一个小孩子过不去?"

侍者赶紧低着头,小心翼翼解释说:"刚才我端着红酒,这个小孩撞倒了我,害我不小心把酒撒在萧小姐身上了。"

"听明白了吧,没教养的东西!"萧子瑶得理不饶人:"走路都不看着点,这里可不是你们这些人能撒野的地方!"

方小鱼被她的话刺的一阵火起,回道:"萧小姐,既然是我儿子把你衣服弄脏了,我愿意赔偿。但是,没教养这种词,萧小姐还是收回的好。"

"哼!凭什么?"萧子瑶极其轻蔑的低哼一声,翻了个白眼,不屑道:"你赔偿?你知道本小姐这件礼服有多贵吗?你赔得起吗你?!穷鬼!"

他上前将方小鱼二人护在身后,说:"萧小姐,这件礼服多少钱,我来赔。"

萧子瑶这才注意到他,宋霆希她还是认识的,宋家独子,有名的青年才俊,没想到他会为了这么个女人出头,一时间气势竟有些弱下来:"宋先生,我这件礼服,可是请亚度尼斯大师亲自设计的,全世界就这么一件,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

宋霆希神色不变,只是手上维护的动作更加明显:"多少钱我都赔,要是萧小姐还不满意,我这就让人去法国,买一件一模一样的回来送给萧小姐。"

方小鱼心中一松,虽然他已经是萧子瑶的未婚夫,但是以他对乐宝儿的喜欢,应该不会再为难她们了吧。

她小心的放下怀里的乐宝儿,从宋霆希的身后探出头来,果然看见了走过来的沐攸阳,他一身笔挺的西装,面沉如水,走过之处,原本拥挤的人群自觉的分站在两边,为他让出一条路。

等走到了萧子瑶身边,他抬眼,正好对上了方小鱼忐忑的视线,他眼中神色莫名,说出的话却让方小鱼如坠冰窟。

他说:"为了这么个女人,宋公子竟然舍得花费这么多的人力财力!不知宋老爷子知不知道您已经情根深种了,不过不得不说,这位方小姐,果真是有些手段。"

宋霆希心中一痛,顾不上沐攸阳的威胁,厉声说:"沐先生,请注意言辞。小鱼不是你口中说的那种女人,她是我最爱的人。"

沐攸阳只觉得心中一股无名火起,他恶狠狠的盯着方小鱼,这女人可真是厉害,他还真是低估了她,刚刚还只是靠在这男人怀里,现在就成了他最爱的女人。

他冷嗤一声:"是吗?可我怎么见过方小姐和她的男上司半夜三更,孤男寡女的在办公室……"

"沐攸阳,你混蛋!我早就跟你说过是他骚扰我,你凭什么……"方小鱼再也忍不住了,她绕开身前的宋霆希,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双目赤红的瞪着他,每说一个字,眼泪就止不住的落下,"你从来都没有试着了解过我,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现在见她竟然敢骂沐攸阳,不由的怒声道:"果然是什么样的妈养什么样的儿子,儿子撞人了不道歉就算了,现在当妈的也乱咬人!"

宋霆希也发现了方小鱼和沐攸阳之间的不同,他走上前,不动声色的再次把方小鱼护在身后,说道:"小孩子不是故意的,小鱼也是一时情急,我在这里代他们向两位道歉了。"

他俊眉微蹙,冷冷地对宋霆希说:"宋公子真是豪富,但你是那孩子的什么人?是这女人的什么人?要道歉也该是孩子的母亲,就是她来道歉。"

萧子瑶见准未婚夫当着众人的面,如此护着自己,不由的心花怒放,骄纵得理所当然,跟着道:"对呀对呀,你这个当妈的,就代替儿子给我道歉,快点!"

宋霆希愤然道:"我说了,我愿意赔偿愿意代替他们道歉,你们开个价,多少钱我都赔。"

宋霆希拉住方小鱼手的动作,刺激了沐攸阳的眼球,表情更加冰寒慎人,森冷道:"我沐攸阳最不缺的就是钱,一件礼服,我们沐家还担待得起,赔偿不必了,道歉是必须的,做错了事情就得道歉,方小姐,你虽然人微言轻,但这点做人的礼貌该知道吧!"

她看了一眼冷面如霜的沐攸阳,伸手一抹,擦干净脸上的泪水,然后默默走到萧子瑶面前,弯下腰,深深鞠了一躬,说道:"萧小姐,对不起,我儿子弄脏了你的礼服,我向你道歉。"

说完,她再次看向神色不明的沐攸阳,冷冷道:"沐先生,您觉得这个道歉可以了吗?满意了吗?不满意,我可以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