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傅灼灼《妖孽王爷的千面医妃》小说电子版

见她不同其他大夫那般,做了麻痹后就生拔取箭,而是这般细致,甚至不伤一丝血肉,蔚蓝心中又是一阵讶异。终于,倒钩部分不带任何血肉的露出伤口,蔚蓝心中一喜。但不等他们松口气,一股热血也紧接而出,扑哧溅了傅灼灼一脸!但傅灼灼却冷静的眼都没眨一下,将剩下的箭头从伤口内抽出,又快速用针封了几处止血穴位,她一手掐了掐男子脉象,一手按着伤口,坚毅的小脸上没有半点慌张,只是冷冷道:“擦脸。”傅灼灼在伤口上按了一会儿,血流从刚才的喷溅期缓和下来。她马上将所有金疮药洒入伤口内部,同时吩咐蔚蓝,将浸泡着的那股丝线,穿入弯曲的针里准备好。在没有止血钳的情况下,傅灼灼只能利用封穴,和止血中药暂缓取箭后的出血速度。然后争分夺秒,用排异性较小的天然丝线,将出血的大血管及肺叶一口气缝补完。蔚蓝赶忙把将针线交于她手中,看着她手指灵活的深入伤口内,好似在指尖上长了眼睛,准确的一针又一针,如同缝补衣服般,将针穿梭在伤口内。他们看过取箭,看过缝合,那些大夫都是做足准备,然后用药物麻痹,强行取箭,火棍止血,再将伤口整个皮肉缝合,缝得丑不说,还容易导致内出血,或者崩裂。可这个姑娘仅靠几根绣花针,和一把飞刀,几瓶金疮药,就做到了不伤一丝皮肉的取箭止血!傅灼灼没他们那么多心思,她十八岁上战场,什么伤没见过,战地手术做过不多少次,只不过这次工具不太合手罢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她终于将整个伤口的血管、肌肉层、真皮层,缝合清理完毕,再取出封针,已经整整过了两个时辰!最关键是她才十岁将将出头!这么小就有这番冷静的心性和稳健的功夫,若过几年,怕是华佗都比不上吧!

哼,也不知道是谁一开始看不起她来着!暗忖了声,傅灼灼无视炽火点头如啄米,起身到马车外洗了个手,然后在马车里找个舒服的位子休息。放松后,一股疲惫感在她四肢百骸内扩散。她真累得够呛,何况这小身子也不知道多久没吃东西了,这会儿又饿又累,着实脱力。蔚蓝将自家主子安顿好,忙到傅灼灼面前抱拳跪下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蔚蓝愿拿性命相报!”炽火见状也忙过来跪下:“多谢……”只是他话未完,傅灼灼就打断道:“你们的命我不要,只要把我送回家就行。要是可以,再给点银子给点吃的,我也不介意。”她不是上帝不求回报,但拿命相报什么的都多扯淡,还不如来点实际的。傅灼灼挑着一对柳叶眉,看着他两。蔚蓝和炽火相视一眼,蔚蓝率先解下自己的钱袋道:“我明白姑娘的恩惠不止这些,可这会儿我们兄弟几个也就这么点,还请姑娘别嫌弃,若可以;等我们回去,必送重金过来!”傅灼灼接着钱袋掂了掂,也不求有多少,能让她回去带弟弟吃几顿饱饭,以后完全能赚钱养活自己。见傅灼灼尚且满意,炽火赶紧掏出自己的干粮道:“姑娘,若不嫌弃,这些干粮……”“不嫌弃,不嫌弃。”看见吃的,傅灼灼更高兴了,毕竟吃饱了才有力气活啊!看到她都接受了,蔚蓝和炽火也都松了口气。一开始,他们还真担心傅灼灼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虽然义不容辞,可现在……蔚蓝看向还昏迷不醒的主子,只有赶紧回洛城才是安全的。啃了两口干粮,傅灼灼看了眼地上的人说:“今晚还有高热,回去后找大夫开一副退热方子。这两天注意给伤口换药,再让大夫开几副补血益气的方子连服几日。七日后,若嫌伤口丑,让大夫剪掉线即可。但里面的就不用管了。”天然蚕丝本来也是医用线的材料,而这时代的蚕丝都是天然无公害的,更不担心伤害身体。蔚蓝铭记于心:“多谢姑娘。”“不谢,你们不也急着回去吗?那就赶紧走吧。”吃完东西,傅灼灼缩起身子道。“那姑娘住哪儿?我们先送你回去!”炽火一开始对她充满意见,这会儿到热情了。“城外桃花村。”“桃花村?那村子不是五年染上瘟疫人都没了,你是那里人?”炽火讶异道。蔚蓝也暗暗惊讶,不过没表现出来。看了眼炽火的表情,傅灼灼终于明白了某些事。瘟疫,原来如此。傅家人本就没打算让傅家姐弟活,所以才把他们送回老家,送进得过瘟疫村子,让他们自生自灭!呵,明明是悬壶济世的医学世家,人心却各个比毒药还毒!傅灼灼握紧骨节分明的双手,想起原主死时的不甘心和嘱托。其实原主知道父亲是被陷害,只是到了孤村活下去都困难,又怎么翻案?但最后,傅家人连活的机会都不给她,所以她才会死的这么不甘,充满仇恨!傅灼灼右手按住胸口,在心中默道:“傅莹姑娘,既然用了你这副身子就是承了你的情,这仇我一定报!以后谁敢欺负你弟弟和我,我必让他们加倍偿还!”她不知道原主还能不能听到,但这是她立下的誓言,一定会做到的誓言!蔚蓝见她不说话,略微担心道:“姑娘是怎么了?”“没什么,突然想到出来半天了,家中亲人怕是要担心了。”将心中恨意掩下,傅灼灼说道。蔚蓝了然,马上给了炽火一个眼神,炽火心领神会道:“我马上叫兄弟们起程,快马加鞭入夜就能到了。”说完赶紧出了马车。“姑娘,既然住桃花村,又怎么会跑到这百里外的洛河林来?”在蔚蓝看来,傅灼灼虽然医术精湛,但个头身子就是个半大的小姑娘,怎么会孤身一人出现在这里?傅灼灼抬起头,这会儿蔚蓝终于看到了她脸上的表情。嘴角勾着一层淡淡的笑容,黑如珍珠般的大眼睛里却是一片冰冷。“自然是;有人想害我!”

一路无话,马车紧赶慢赶终于在入夜后回到城外桃花村。傅灼灼让他们送到村口就下了马车,她走之前,蔚蓝从窗户探出头来道:“还不知姑娘芳名?”“相逢何必要相识,有缘江湖见!”背着他们挥挥手,傅灼灼自知过早泄露身份没半点好处,这会儿还是少一事为妙。蔚蓝望着她远走的背影,钦佩她的豪情。马车刚刚离开桃花村,昏迷的男子就悠悠转醒了。“蔚蓝……”“主子!”“水……”“是!”取来水袋,蔚蓝给他喂了两口。“主子,您感觉怎么样?”“嗯,好多了。”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受伤的地方,男子转了转目光在马车里寻了一番,没见着傅灼灼,就见着自己丢给她的衣袍落在一角。“她呢?”他蹙眉问。“那姑娘到家便回去了。”回去了?听到这话,琥珀眸里闪过一丝失落。摸着伤口,他不知道她怎么做的,但比往常任何一个大夫都处理的要好得多,至少没有那么疼。见男子若有所思,蔚蓝赶紧把治疗过程告诉他。“你真信她是山野小丫头?”“这,主子您的意思是……”蔚蓝看着他。男子躺着,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容:“若她真是桃花村人,那一身医术又如何得来?我住洛城这么多年,怎么会没听说过桃花村出了个神医。”被他一提点,蔚蓝恍然大悟道:“那、主子我们要不要……”“算了。”重新闭目,男子淡淡道:“她于我有恩,既然不愿说出身份,我们不用强人所难。”蔚蓝了然默声,马车消失在洛城的夜道上。那畔,傅灼灼凭着记忆寻到自己现在的家。一处破烂的茅草屋。当初傅家送他们过来,说是回洛城老家,却连城都没进。在桃花村随处找了个空屋子,让他们住进去就不管了。也是了,他们巴不得这姐弟死在这里,又怎么会花那力气。走到草屋院门外,傅灼灼看着一片漆黑的屋子心口一紧。弟弟虽才六岁,可比同龄孩子懂事不少,若她不在必然会点火等她,怎么会这般黑?加快脚步推开院门,傅灼灼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慌忙进屋叫道:“子归?子归!子归我回来了!”在屋里找了圈,傅子归果然不在!大晚上的,一个六岁孩童能去哪里?难道傅家把他也抓走了?外头,一个年轻妇人骂骂咧咧的走进这破院:“死男人!大半夜的还得折腾我,这破地方能有什么好东西!”傅灼灼一听那声音,就辨认出来是隔壁的张氏。她和她男人也是两年前来的桃花村,为人刻薄市侩,但平时很少来他们院子,这会儿来做什么?傅灼灼快步走出屋子,张氏正疾步进来,见屋里突然窜出个人来,吓得不轻:“妈妈呀!有鬼!”“张婶,不做亏心事何怕鬼敲门,您可别看走眼。”傅灼灼站在门口,似笑非笑道。张氏一听这声音愣了愣,定眼打量面前的人儿,顿时比见了鬼更害怕:“妈呀!你怎么没死?!”这身布衣,这张清瘦小脸,可不就是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