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一个大一的女学生,叫靳小小,长得非常像老王过世的妻子,而且更为神奇的事,老王的妻子名字当中也有一个小字。这不仅让老王尘封多年的感情萌了芽。

不知道为什么,多年没有性生活的他,只要见到靳小小,下身就会勃起,有时候几分钟就下去了,可是有时候却要将近一个小时。

潜移默化之下,老王开始对靳小小有了不一样的念头,特别是现在到了夏天,靳小小经常会穿一件齐逼的牛仔小短裙,这让老王更加把持不住。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吃坏了东西,从熄灯开始就一直疼,要不是疼的受不了,她也不会半夜来敲老王的门。

靳小小惊恐的瞪大了眼睛,长这么大,她还没见过男根,可是就算如此,也不能这么大吧!里面那根东西激凸而出,眼可辨,甚至都把的腰部松紧顶的脱离肚皮四五公分之远。

作为一个经常在深夜被室友带着讨论男女之欢的雏儿,靳小小此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转身就走?可是肚子一阵一阵的疼。

老王将靳小小的反应看在眼里,老脸一红,口中却老成持重的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你会半夜来找我,裸睡是我坚持了多年的习惯,你不用害羞,快进来吧,夜里凉,别加重病情。”

老王的欲火未消,下身一直都保持着耸立的状态,这时候陡然闻到靳小小身上的香味,他心中一荡,下身赶紧朝前一挺,啪的一声,硕大滚热的部位恰好印在了那对臀的缝隙之中。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吃坏东西了吧……”毕竟对方是个老医生了,这个身份打消了靳小小诸多不堪,老老实实的低头搭话。

只见幽幽的灯光下,靳小小高挑的身材在睡衣里若隐若现下,脖颈是如此的修长挺拔,上半身瘦削的弧线到了臀部位置便极具的凸显出来,这个小翘臀怎么样也得打个八分吧?

老王晃了晃眼,又看向靳小小的前面,心头更是一荡,俏丽挺拔的彰显出傲人的资本,特别是那两点激凸更让人欲罢不能。

“你先躺下吧,我来给你号脉。”老王忍住心中的冲动,表情自然的说道,却不知他看到此刻诱人的靳小小,有了不一样的念头。

仿佛看出靳小小的犹豫,老王露出一副心痛的模样道:“唉,你们年轻人啊,生病了就知道打针吃药,全然不知中医才是医学界的瑰宝。”

副作用不假,但他主动提出却是带着私心,好不容易有了接触靳小小的机会,他心里起了邪念,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

可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王医生那一双大手揉了一会以后,她竟然真的觉得肚子好受多了,特别是那双大手上面传递来的温度,让她异常的享受。

老王内心还是有点小得意,说起这个手法,还是他专门从别人那里学来的,无论什么样的女人在他的绝技之下,都会舒服沉迷。

杨潇很奇怪,感觉浑身麻麻的痒痒的,而眼前的老王不再是个油腻大叔,而是可以填满她内心渴望的那个人。

靳小小的反应老王自然也看在眼里,这给了他一种鼓励,当下猛地握住了靳小小的双峰,缓缓揉捏了起来。

靳小小的身体很快就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小嘴更是发出了一声难以控制的轻哼,这让老王更加激动,下面更是坚硬到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