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也惊讶了,这女人竟这么敏感,真是个骚货,似笑非笑道:“林太太,你下边好像有点儿严重,老朽仔细检查一下你不介意吧。

王岚使劲儿咬了牙,强忍着不让自己出丑,可身为老中医的老王对女人的反应清楚的很,知道王岚有动情的迹象,索性把心一横道:“林太太,气血相连这个道理您应该懂,上边我也帮您瞧瞧。”

这下王岚反应过来了,这老家伙根本就不是在给自己检查,而是故意占便宜,心中羞恼不已,可偏偏老王的技巧性很强,竟让她无法抗拒,嘴里忍不住嗯嗯啊啊了起来。

这番假模假样的治疗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让王岚既亢奋又刺激,最后当感觉到老王想要有进一步治疗的动作时,内心还残留着一丝理智的她,急忙起身穿好衣服,让老王假模假样的拿过药后,便急匆匆的回到了家中。

或许王岚本身的就很强,再加上长久得不到满足,当回到家时,下边流淌下的东西已经浸湿了,只好自我慰藉了起来。

当林小乐晚上回到家中,已经是十点多了,参加同学生日聚会明明是值得高兴的事儿,林小乐却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反而还受到刺激。

只因为现在的孩子早熟的很,一个个都带着女朋友,甚至有几个同学在聚会结束后,干脆带着女朋友直奔宾馆。

林小乐对于那种事儿既好奇又充满幻想,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男女同学开房的事儿,以及林大海扛着王岚双腿冲撞的画面,在他脑子里来回交替,后来干脆看起了那种小说,把里边的主角想象成了自己。

想着想着,被那种事儿蒙蔽了心智的林小乐竟不由自主的掀开了平角裤,悄悄扯掉王岚的被子,挺着硕大的命根子凑了上去......

王岚很漂亮,纵使睡着的样子也很迷人,略有些凌乱的睡衣中,露着大半个饱满的蜜桃,随着呼吸上下起伏,一双修长的微微向外张着。

这样的美景对于冲昏头脑的林小乐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挑逗,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王岚的私密位置,大着胆子掀起了王岚睡衣的裙摆。

当看到粉红色三角形的蕾丝时,林小乐再也忍不住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像林大海那样对待王岚,内心激动且忐忑的将手伸向了王岚的三角裤,轻轻的向下拽去。

随着三角裤的褪下,望着逐渐露出了茂密草丛,林小乐的眼睛变的无比灼热,想要跟王岚做那种事的念头愈加强烈。

毕竟王岚只是睡着了,突然有人扯动她的,怎么能察觉不到,开始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春梦,可随着林小乐情不自禁加快的动作,她清楚的意识到这不是做梦,而是真的有人在脱她的三角裤。

可偏偏林小乐丝毫没察觉到她的醒来,继续往下扯着她的三角裤,手掌还好奇的在她茂密的草丛上蹭着。

“怎么办,阻止小乐肯定很尴尬,可要是不阻止......”惊讶过后,王岚纠结的要命,一时心头没有了主意,失神间,竟任由林小乐将三角裤完全脱了下来。

那天林小乐在衣柜缝隙里见过王岚的身体,可是却被林大海压着,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清楚的看到女人的神秘之地,满是亢奋跟好奇。

林小乐没有直接挺着命根子撞上去,而且借着窗口射进来的月光,灼热的看着王岚的神秘,用手摸了起来。

下午被一个糟老头子用手指调戏了半天,晚上自己的继子竟也来摸自己那地方,而且动作还慢的要命,说是挑逗,倒不如说是爱怜的轻轻抚摸,这种感觉不但让身体难受,就连心里也痒的不行。

面对这样的情况,王岚的情绪本能的有些恍惚,这时耳畔传来林小乐的轻唤:“小妈,小妈.......”

“小妈睡的真死。”林小乐嘀咕了一声,摸着王岚神秘地带的手掌,动作也逐渐大了起来,竟像下午老王那样,对着她的敏感抠弄了起来。

这林小乐虽然懵懂还冲动,但却不是傻子,因为小说上讲了,女人只有湿了才能进去,不然会弄醒小妈,所以林小乐才一直强忍着把命根子撞进去的念头。

顿时,林小乐的荷尔蒙瞬间激增,情不自禁的分开了王岚的双腿,学着林大海那样,挺着硕大的命根子对准了王岚的湿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