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一人白首,地老天荒

上海外滩繁华地段,一座带有后花园的欧式复古别墅里,此时正打得热闹。在院子里,就能听见几个女人,妩媚放荡的笑声,如海浪一般,一阵强势一阵,此起彼伏。在别墅门口的大门上:“杨公馆”这几个大字特别的显眼。

“哎呦,姐妹们,你们这么早就到了,我这刚从百乐门回来,可把我累坏了。你们稍等一会儿,我收拾收拾就来。”伴随着嘻嘻哈哈地说话声,一位妆容精致、眸若秋水、肤如凝脂的女人,招摇过世、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那一副随脚步、不断晃动的水蛇腰,在一袭华美丝绸袍子的修饰下,若隐若现,显得更佳得妩媚妖娆、美丽动人。女人看了心生嫉妒,男人看了春心荡漾。没错,她就是这位杨公馆的女主人(杨太太)。刚才那几位女人:张姑娘、苏姑娘、阮姑娘,都是她的麻友。

“哎哟,知道,这大清早,听你家张阿姨说你没在家,我们姐妹就知道你昨天晚上定是在百乐门逍遥呢。”

富丽堂皇的欧式吊灯下,宽敞偌大的厅子里,四位翻云吐雾的美人,非常得逍遥自在,仿若天上人间。 偶得一阵稀稀拉拉的麻将声和她们无耻的笑声,不知道的人,一定以为这里是女儿国。

“催什么催,要不是我,你能跟你家胡先生认识。”苏姑娘不紧不慢,好像张姑娘刚才的话对她一点作用都没有。

“大家都以正常的速度出牌,都别着急。还有呀,阮姑娘,这位《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里的大女主还没说什么,你们俩在那里吵吵什么呀?”杨太太娴熟的吐出一股烟雾,聊以,看上去很舒服的样子。

胡先生(胡兰成)一代迷倒万千的女子的人才,此刻手里拿着一张破旧的报纸,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它,一动也不动。后来,就是这一张破旧的报纸,成就了一段使人不能承受的孽缘。

张姑娘(张爱玲)一身孤傲,无处发泄。整天把自己关在洋房里,如果不是重要的客人,她是说什么也不会去见人的。

“张姑娘,这是你的一封信。”这封信上的内容,不知道写的是什么。总之,她看了笑靥如花。或许,一个少女纯净冰封已久的心,就此被打开了。

“是你呀!快进来。”张姑娘非常害羞地扭捏着,打开房门之后,转身面带微笑就跑上楼去,给客人远远地仍在了后面。

就这么一句,等等我,害苦了张姑娘。一个女人所有的青春年华,都葬送在这位爱好拈花惹草的男人身上了。

后来,胡兰成因为工作的需要,不断的离开张姑娘,在这一段又一段空闲的时间里,给胡先生增添了无数接触其他女人的契机。

然而,张姑娘在租借的洋房里,日日盼君归。从清晨到日暮,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直到最后也没有盼来与他的小团圆。

“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是早已不喜欢我了的。这次的决心,我是经过一年半的长时间考虑的,彼时唯以小吉故,不欲增加你的困难。你不要来寻我,即或写信来,我亦是不看的了。”

张姑娘自从与胡兰成决裂以后,日夜,茶不思饭不想的,我是亲眼所见着她有多伤心、多难过。可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唯有麻将可以帮她解忧。

南京一座古香古色的宅子里,再一次传来了一阵阵新生儿啼哭的声音。没错,李钦后与苏青的小女儿出生了。

“哎呦,怎么又是个女娃,都已经生了三个女娃了,这不是明摆着要让我们李家绝后吗。”公婆之间的对话,只隔着一扇屏风门,这刺耳的字迹,苏青听得清清楚楚,每一个字都深深镶嵌在了这位要强女子的心里。

“我们搬出去吧,不要在跟父母同住了,生孩子还有错了。”苏青天生就是好强的性格,她听见了公婆如此不待见自己。离开家的想法便油然而生。

“生孩子没错,但是这生不出男孩子,这事情就不好说清楚了。离开家也不是不行,那也要经父母同意才行。”丈夫李钦后这段没有经过大脑的回答,在苏青看来无异于雪上加霜,离开李家的念头就此根深蒂固。

处在风雨飘摇之中的上海,局势动荡,人们生活步履维艰。但初到伤害谋生的苏姑娘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自己。为了生计,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中,她写出了一篇又一篇脍炙人口的佳作,自我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