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冬大补:麻辣烫涮渣男

莫言躲在一号教学楼的角落里恨恨地磨着牙,月朗星稀,晚风习习,绚烂的玉兰花树下,陈曦正捧着漂亮小学妹的脸吻得很忘我。看着那个已被吻得神魂颠倒、情不能已的小学妹,莫言死命的攥着拳头,刚做的很硬,手心里溢出丝丝的血来。

她又看了眼花树下吻的昏天暗地的两个人,拿出手机,手动关了照相里的闪光灯,对着他俩恨恨地拍了好几张,这是陈曦劈腿的证据!

真是个渣男!自己肯定是长了一双钛合金的狗眼才会看上他,还TM的在他的柔情攻势下跟他睡了!可恶!太TM可恶了!混蛋!忒TM混蛋了!

莫言抓破头都想不明白,陈曦挖空心思地追了自己两年,她才答应当他的女朋友。在一起还不到两个月,他竟然劈腿了!

莫言阴着脸回了宿舍,一句话都没和舍友说,倒到自己床上,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生闷气,她恨恨地想,这件事绝不能这样算了。

9点多,莫言的手机响了,她把头从被子里探出来看了看,是陈曦那个混蛋打来的,她愤愤的摁了挂断没有接。下一秒微信视频聊天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她又愤愤的摁了挂断没有接。不一会微信聊天窗口就跳出了好多段语音,

莫言倚在床上苦笑着“真是个混蛋!”她翻出手机相册里的照片,用手指把照片里拥吻着的两个人放大,陈曦那张英俊的脸清晰可见。

“这手机像素真TM好,那么黑都能拍这么清晰。”说着莫言脸上豆大的泪珠像断了线般,无声地滑落,逐渐形成了一条泪线。她怕被舍友看见,赶紧又把自己蒙到被子里。哭了一会,又伸手把手机拿到被子里神色阴狠地给陈曦回了条微信:“没事,在做面膜呢,先睡了,晚安。”

“早上我妈打电话来,说我姑把脚崴了,身边没人,让我过去照顾几天。”莫言一边咬着油滋滋的水煎包,一边面不改色的扯谎道。

“三五天!那得是多少个春秋呀!宝贝,我一天都离不开你。”陈曦还像往常一样和莫言说着蜜语甜言,莫言面上一副很受用得表情,身上的寒毛林立,心里恶心的直想吐。

店里的生意很好,莫言穿着帽衫坐在角落里,一点都不显眼。她看着陈曦亲昵的搂着小美女的腰,给她推荐食材和酱料,看着他们喝着同一瓶可乐,聊的眉开眼笑,看着小美女在陈曦的要求下红着脸起身亲了亲他的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