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Gogo

熟悉我的不熟悉我的人都不知道我怕狗,毕竟怕狗这件事一方面不值得大声宣扬,另一方面我也不愿让他人知道。仿佛这是一道禁令,好好埋在心底就行,别人触碰不得。

不料前几天出现了意外,校园里的狗大多是流浪狗怕生,校园外的狗都由人牵着有主,我从不担心它们靠近。当天我正和朋友们出门觅食,心里想着事,只“尾随”着她们走自然没注意脚下。突然她们自然分拨向两边散开,中间让出条道,只见一条毛茸茸的灰色小东西向我扑来,还未看清是什么,便浑身鸡皮疙瘩腿脚发软,身体反应已经告诉我了,是条小狗,是一条灰色毛茸茸很可爱的小狗。它伏在我的脚边,我却不敢动,怎么也迈不开步子,尽力压下心中的不适,可是就算它不碰我,只要它在我一米范围内我依然会害怕,害怕得仿佛全身血液倒流,只求它快点离开,可它像是发现了个新奇物和我大眼瞪小眼就是不走。

前面的朋友们似乎是良心发现,见少了个人,回头等我问我怎么不走,我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只依然迈不开步子无声和小狗较量着。一位朋友似是发现了不对,走过来将我拉走了,得到解救的我松了口气。她见我这幅模样笑话我:“阿木,没想到你怕狗啊?”我也不好分辩,只含糊道:“啊,是吧!”“有什么可怕的,那么小一只,很可爱啊!”我回头看看那只小狗,它已经走了,尾巴一荡一荡的,的确很可爱啊!

回宿舍我发信息给和我一起长大的闺蜜D:“今天朋友说我怕狗。”她很快回复:“怎么可能,小时候你家狗白养了啊?”我想着是白养了吗?又回复她:“你家小黑还在吗?”她沉默了好久才回复:“不在了,哪有狗能活二十年的?”我腹诽着,就你家小黑仗着身高优势老是欺负我家Gogo,她家小黑是狼狗,我家Gogo是永远长不高的板凳狗。正想着,闺蜜D发来了句:“怎么,想Gogo了?”我顿时不好了,仿佛这个名字只能我提,别人不能提,一提我就泪奔。

小时候我住农村,小孩子想养条狗很容易,去有狗家抱养条就可以了,不需要任何复杂程序或费用。我记得是父母外出打工,我随爷爷奶奶住,父母想领条狗看门护家。我去姨妈家狗窝里一看,一眼就相中了它,白白的一团超可爱!我不顾父母的劝阻将它抱回家,真的是用抱的,将它紧紧搂在怀里。我拒绝了父母提供的篮子纸盒什么的,我知道父母说它是条板凳狗,嫌它长不大,不能看家。我也不管,喜欢了就抱着不撒手。

回到家我就搭了个暖烘烘的小窝给它住,最底下是干草,上面搭一层破衣服垫着,还弄了个厚衣服给它当被子盖着,可它的习惯和人不同,不喜欢盖着,老是把小被子蹬掉垫在肚子下蜷着睡,我老是胆心它会着凉,看见了就把小被子抽出来搭在它肚子上,没一会它自己又给踩下去了。

食物什么的我吃什么就给它吃什么,或者我不喜欢吃的就丢给它,久而久之配合十分默契。它嘴十分刁,只吃熟食,什么饼干面包糖果瓜子我都丢过,它也就象征性傲娇地舔一口就不理我了。为了探求它的喜好,我一有空就跟在它后面“狗狗”长“狗狗”短,渐渐地我丢什么它就吃什么,可能是被我烦的吧。

大点后它的模样就出来了,它小时候我一直以为它是纯白的,到满地乱跑时我才发现它是黑白相间的,两只耳朵是黑的,脖子一圈黑,尾巴处一块黑,乍一看像个系领带狗模狗样的小绅士,十分滑稽。

再大点它就能够自己觅食了,除了固定的一日三餐外不需要心,它没事就去勾搭隔壁比它大几圈的小黑,然后就理所当然被凶回来。有时候怕它受欺负就不让它出去,它无聊了就在门口“汪汪”叫几声,也不知是挑衅还是什么,听到那边小黑也凶凶地“汪汪”几声便更兴奋了,两只狗汪来汪去直到大人们觉得烦了凶一顿就停了。我上学去它就乖乖送我到路口,放学时看见我却像吃了兴奋剂一样绕着我的腿脖子转啊转的……

有一天闺蜜D来我家领她家小黑回家,听见我叫它“狗狗”,便问我小狗叫什么名字,我愣了半晌,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想过啊,我一直叫它“狗狗”,它也应得很欢快,便没想过还有名字这一说。闺蜜D笑着领她家小黑回家,我气不过,小黑这个名字也不怎么样嘛,我肯定会起个更好的。连续一周我费尽心思想名字,可它只认“狗狗”这个音,其他的一概不理。我没办法,批评它“你就是个小贱命!”等下次闺蜜D来,我理所当然的显摆名字,嗯就是“Gogo”,看起来很高级有没有?她不吃这一套,说这翻译过来不还是“狗狗”吗?我郁闷了,那我也没办法啊,它只认这个名字。当然之后我还是“狗狗”长“狗狗”短叫得欢快,向别人介绍时就说叫“Gogo”,把别人唬得一愣一愣的。

Gogo果然长到板凳那么高就不长了,父母说的很对,它真不适合看门,起得比我晚睡得还比我早,小日子过得悠哉悠哉的。看见陌生人就象征性地“汪”几声便自顾自玩去了。

上学时父母每天早上逼我吃煮鸡蛋,我是极其讨厌蛋黄的,每天得皱着眉头就水咽下去好不难受,直到有一天蛋黄不小心被我弄掉了,我发现Gogo喜欢吃蛋黄,一口一个就没了。然后每天早上我俩狼狈为奸趁父母不注意,我吃掉蛋白,顺手丢下蛋黄,Gogo“嗷呜”一口就没了。每天早上如此,配合相当默契,直到有天被父亲发现,将我们一人一狗打了顿才稍微收敛点。不过可能我蛋黄喂多了,Gogo长得那叫一个圆润,皮毛光亮,狗生好不得意。

小学初中还能每天陪它,高中就不行了,不得不分开。偶尔一周回来一次,忙的时候几个月才回来一次,一开始我俩都很不适应,一见面就形影不离,我写作业它也不闹就安安静静在我旁边趴着陪我。渐渐任务忙,回老家次数越来越少,我也不知道它经历了什么可能和小黑打架了吧,有天一瘸一拐地回来后就不怎么和我亲近了。

有天父母告诉我Gogo在老家他们不放心它可能有危险,因为最近老家有“打狗人”出没,好多狗都被毒死了。我心一惊,Gogo那么喜欢吃会不会有危险,我赶回家时,Gogo无恙,听爷爷说Gogo很精,不会吃陌生人的东西,我才松了口气,欣慰地拍拍它的狗头,安心把它放老家了。

后来快过年时,父母又告诉我最近“打狗人”又猖獗了,不兴毒狗了,现在是直接打狗,将狗打死然后剥皮卖给卖狗肉的人。我想把Gogo领到身边养着,可没时间照顾它不说到处是车更危险,爷爷在家也不能天天盯着狗,着急担心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骂着“打狗人”。回家过年时,又听说一条狗被打死了,我去瞧时,只有摊血迹格外触目惊心。大人们商量许久想不好对策,这事只能搁置着,毕竟过年他们忙得很。Gogo也似乎是意识到自己处境堪忧,只乖乖缩在我身边,一下一下蹭着,一点也不闹。

直到有天早晨,我迷迷糊糊被Gogo的叫声惊醒,想冲出去看,母亲将我拦住了,大人们都出去看了,我就知道Gogo出事了。我懦弱地缩在被窝里不敢去看它。听说它和“打狗人”斗了一番受伤了现在奄奄一息,听说又被“打狗人”给跑了,听说大人们不愿它痛苦让它“睡着”了……我下床喊Gogo也没见它跑来,平时不会听不见的,我才真正意识到Gogo没了。我想去将它埋了可是不敢看它血肉模糊的样子,只敢缩在房间里不出去。等到想出去时父母已经不让我出去了,他们说怕我看见有心理阴影,说过年埋狗不吉利。

最后我也不知道Gogo到底怎么样,也没去见它。年夜饭时我小心翼翼问过,父亲醉醺醺地指着一盘肉说做成狗肉了,我气愤地摔盘子就走,也没管什么礼数,怪他们太残忍,好久都不和他们说话。现在想想,父亲说的也不一定是真的,我还记得他后来和客人们解释我的任性说:“小孩子和狗亲,心善,长大了就好了就忘了。”

我不知道我忘没忘,细节我是真记不清了,要不然也不会至今没想明白Gogo到底怎么样了。我只知道我自那天以后执拗地再也不吃狗肉还怕狗怕得要死。是啊,自Gogo以后我好像再也没养过小动物了,碰都没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