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我们的代班妈妈

她患上了绝症,已是病入膏肓,而淑岚是她重金聘请的私人,由于她的先生姓严,便称她为严女士。

当了严女士的私人已有三个月多,她只见过她先生两次,因为严先生是生意人,为了让家人生活舒适而终日在外奔波。

严夫妇有四名子女,大儿子叫严旭,今年20岁,高中毕业后没再深造,反而当起无业游民,一天到晚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再不然就约一群猪朋狗友鬼混在外。

二儿子严铭,今年18岁,是学院生,学的是音乐系。毕竟大哥生性叛逆,而且经常不在家,自从妈妈得了绝症,需要经常出入医院,家里的事情全由他来打点,包括照顾两个妹妹,所以在妹妹的心目中他比较像大哥。

三女儿严情,今年15岁,是名国中生,她平时沉默寡言,而且不太善于交际,一般前来探望母亲时,都是躲在严铭的后面。

四女儿严雨,今年只有6岁,尚在念着幼稚园,是个俏丽可人儿。当她母亲精神不错的时候,她最爱说笑话逗妈妈开心。

到底是严女士感受到她先生关爱,所以奇迹般地苏醒过来,当她见到丈夫已在身侧,脸上立刻漾起一抹幸福的笑靥。

虽然脸色苍白如纸,精神还是不错的,由于她不愿躺在床上,淑岚立刻上前扶她起来,还扶起枕头让她靠着。

接着,严女士就和她先生闲聊了起来,聊着聊着,淑岚突然听见严女士在呼唤着自己。“淑岚,看来我时日不多了,我有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

她顿时感到左右为难,因为当场拒绝严女士的,她又于心不忍;如果答应了,单凭她一人之力根本应付不了,毕竟她从未曾和他们认处过。“您让我考虑一下吧。”

期待的是这段崭新的生活也许会带给她前所未有的新体验;忐忑的是面前的道路并非她想象中简单,也许埋伏着危机。

对于这份吃力不讨好的苦差,她本来不打算接受,纵使酬劳非常可观,但介于女人是偏向感性的,在严夫妇苦苦哀求下,她动了恻隐之心;也或许是触动了她心底潜藏的一份母爱,所以接受了这项挑战。

其实,这项任务只维期到年底,因为严先生打算在年底后将生意范围缩小,这样就可以抽出更多时间来照顾及陪伴子女了。

第一天来到严家事,由于严先生还有正事要忙,安顿了她以后就火速出门办事,留下她一人面对这四兄妹。

初来乍到,她已经明显感受到兄妹四人的敌意。尤其旭对她的态度极不友善,不是说话粗声粗气,不然就毫不留情面地反驳她,而且总爱当着她的面甩门而出。

情做什么事情都是静悄悄的,静悄悄地上学、放学、吃饭、做功课及睡觉。面对她问话,不是点头就是摇头;心情好时就回应“嗯”或“噢”,绝对不主动和她说话。

雨年纪还小,很容易从她稚嫩的小脸捕抓到她的心情和想法。记得第一次接触她的时候,竟然学着她大哥用不友善的调子和她说话,还老爱对她掀眉瞪眼。

“隔壁的阿姨说你害死了妈妈,还抢去了爸爸,现在你还搬进来住,阿姨说你即将成为我们的新妈妈。”雨说得相当委屈,还梨花带雨的,让她心疼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