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新书《 1号》小说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这美女气质高雅,脸上永远带着风轻云淡的表情,可同样有着美女都有的特点,就是性格高傲。就比如现在,她眼睛虽然从李睿身上瞥过,但是眼球里始终没有划过他的影子,就好像看到了一个普通物体。

给他打电话的女人叫江薇,是他在水利局的同事,一个二十五岁的年轻女子,身材丰腴,肤色极白,长相甜美可亲,留着一条蓬松的马尾辫,在水利局女性干部职工里面,论姿色绝对可排前三。江薇前年刚进水利局的时候,被安排到防汛办工作。彼时袁晶晶还没调到防汛办当主任,老主任是个快退休的老太太,对李睿比较器重,李睿的副主任科员也是她在位的时候帮忙给申请下来的,所以李睿对这个老主任一直很敬爱。

当时江薇刚刚进入防汛办工作,之前一直没有在机关工作的经历,所以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懂。老主任就让李睿带她。李睿带了她差不多一年,几乎是手把手教会了她在办公室的为人处事能力。近一年的耳鬓厮磨,两人本身都是年纪相差不多的俊男靓女,于是不可避免的产生了暧昧之情。私下里相处的时候,说几句调笑话,做些身体接触,甚至互发几个短信,都是常有的事。

按这个情况发展下去,两人发展成为办公室恋人似乎是迟早的事情。可是好景不长,江薇结婚了,并且新婚不久,就由神通广大的老公家里给她疏通关系,从冷衙门防汛办调到了局里最炙手可热的部门之一办公室。如此一来,两人再也不能天天见面,独处的机会也不再存在,而江薇似乎也因为嫁作人妇的缘故,对他也不像以前那么热情。再后来,袁晶晶调来了防汛办当主任,李睿就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哪里还有心思去招惹江薇。

李睿回身把房门关上,走到窗前,给江薇拨去了电话。江薇很快就接听了。李睿笑道:"真是受宠若惊啊,美女居然会主动打来电话。"江薇小声说道:"别贫嘴,我在办公室呢,等我出去跟你说啊。"李睿调笑道:"难道有亲热话要说?"江薇嗔道:"去你的。"

过了差不多有半分钟,江薇甜美温和的话语声从电话彼端响起:"好了,我在楼梯间了。嗳,我问你啊,局里都在传你上调到市委办公厅的事情,这是真的吗?"李睿再一次体会到了机关无秘密的真理,心想,果然是因为这件事,要是没有此事,她是不是就不会打来这个电话呢?一时间,有些失望,懒洋洋的说:"是真的。"江薇立时激动起来,道:"啊,居然是真的,你……你……"李睿说:"你不敢相信吧?老实说,我到现在也不敢信。"江薇又问:"你怎么调过去的?你关系好硬啊。"李睿嗤笑道:"关系好硬,呵呵,是啊,硬得一塌糊涂,弄得我稀里糊涂。"

江薇叹道:"你这下可是发达了,在市委上班,接触的全是大人物,早晚你也会成为大人物的。"李睿笑道:"借你吉言吧。"江薇嗔道:"你可真不够意思,这么大的好事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可告诉你,你得请客吃饭。"李睿说:"我倒是想告诉你呢,可你对我总是爱答不理,我也不好觍着脸皮找你啊。"江薇笑道:"去你的,谁对你爱答不理了。我也没办法啊,咱俩不在一个办公室了,平时见面就少了,这很自然啊。"李睿酸溜溜的说道:"你还有句话没说出来,你现在可是有老公的人了,还会把我看在眼里吗?"江薇笑嗔道:"去你的,关他什么事?"李睿听到她这句亲热话,心头忽的一热,听出了她对她老公似乎有些不满,要不然也不会用"他"来称呼,便道:"我请你吃饭吧,你挑个时间。"

江薇说:"今晚就好呀。"李睿问道:"你不用回家吃吗?"江薇说:"不用,我那口子出差了,家里就我一个。你要是不请我吃饭啊,我都打算回娘家混饭吃了。"李睿说:"好,那就去你最喜欢吃的那家重庆巫山烤鱼。"江薇很高兴,道:"我爱吃烤鱼你还记着?"李睿不无暧昧的说:"你什么我没记着?"江薇嘻嘻的只是笑,最后说:"那就约好了,下班我去店里直接找你。"

李睿没想到她回来的那么快,估计也是被自己逼急了,也没想到她一回来就上演苦肉计,哭天抹泪的,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一下子就陷入了被动,本来还想对她横眉冷对的,可是看她这样子,哪能还狠得下心?犹豫了一下,暗下决心,可以不对她使脸色,但这婚是一定要离的,哪怕她现在悔改也没用,便淡淡的说:"你别叫我老公,我也不是你老公。"

刘丽萍泣道:"你是,你是,你就是我老公。"李睿冷笑道:"是吗?结婚这么多年来,你何时把我当过老公?是当做赚钱的工具,或者发脾气的对象,还是伺候你的仆人?"刘丽萍哭着摇头道:"我没有,我没有……"李睿不耐烦的一挥手,道:"你别哭,演戏在我这没用。你把我的工资卡交出来,带着你的所有东西走人。离婚手续马上就去办,没有回旋的余地。"刘丽萍傻了眼,扑上来抱住他,可怜的说道:"老公,你不要这么狠心好不好?以前是我不对,我也知道错了,我会全改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全改好的。我好好给你当老婆,做家务,伺候爸爸,钱全让你管着……"李睿截口道:"先把我工资卡还给我。"

刘丽萍委屈的松开他,从包里将他的工资卡拿出来。李睿一把抢过去,看着这张阔别数年的工资卡,心中老大不是味儿,问道:"卡里还有钱吗?"刘丽萍说:"你这个月发的工资还没动。"李睿这才略微好受了点,把卡放进兜里,指着门口那些收拾好的包裹,说道:"东西都给你收拾好了,从你的首饰到你的鞋袜,一点不少。你不放心可以自己检查一遍。车虽然是我给你买的,但你跟我这些年确实没怎么享福,我就当送给你的了。房子是我爸名下的家产,你带不走。好了,就这么多,你把东西装到车里拉走吧。当然,走之前先跟我去办离婚。"

刘丽萍已经停了哭泣,听到这悲愤无比,愤愤的说:"李睿,你……你太狠了吧,这是要让我净身出户啊?"李睿道:"本来就要离婚啊,离婚你不得把你的东西都带走吗?这叫提前准备。怎么说是我狠?"刘丽萍扭开头不看他,怒道:"我不离!"李睿冷笑道:"你不离?你凭什么不离?你他么背着我偷男人,还贴补家里的安全套,你说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啊?你他么怎么这么贱啊?"刘丽萍愤怒的转回头瞪着他叫道:"我没有!"李睿嘿嘿冷笑:"你没有?都让我抓现行了还说没有。"刘丽萍叫道:"我姐没跟你说清楚吗?那个安全套是她跟我开玩笑的。你非说我是偷男人。好啊,抓奸见双,你有证据吗?没证据,凭一个安全套就想定我的罪,我不服!"

李睿没想到她竟然耍起无赖来,气得胸中三昧真火烧腾起来,骂道:"我管你服不服,今天这婚就是离定了。就算你没偷男人,我也早受够你了,你根本不配做我们李家的媳妇。你趁早给我滚蛋!"刘丽萍用手背擦干脸上的泪水,语气平静的说道:"李睿,我告诉你,我这两天有新楼盘出售,特别忙,没空跟你吵架。你好好想想,别冲动。"说完拿起包来转身就走。

李建民叹道:"人家都回来主动认错了,你怎么还追着不放?"李睿冷冷的说:"她是认错来了吗?她是耍赖来啦。就冲她这臭德行,这婚非离不可!"

接下来的时间,李睿一直在考虑,虽然是跟刘丽萍手里要回了自己的工资卡,算是小有收获,可另一个问题出现了,刘丽萍要是一直耍赖下去,拖着不离婚,这事可怎么弄?要是真跟她把这事闹大发了,惊动了双方父母,到时候她死追着"抓奸见双"不放,自己又找不出那个奸夫来,自己岂不是就被动了?

李睿想,她一定是陪在领导身边,所以没机会回复,又想,九坡镇这次受灾很严重,通信系统到现在还没完全修复,她的手机到了那里以后很可能就没了信号,自然也就收不到自己的短信。这么想了一会儿,又暗自苦笑起来。以前,一听到袁晶晶这个名字,就气恼得不行,气到极点的时候甚至恨不得拿鞭子抽她,可是现在,怎么一想到她心里就充满了渴望与思念?难道说,自己爱上她了?不会吧,自己居然爱上了那个昔日恨不得整死自己的女魔头,那自己不是太贱了?再说了,自己凭什么爱上她呀?凭她最近几天对自己的好?可是这点好怎么及得上近两年她对自己的折磨打压啊。对嘛,自己根本不可能爱上她,甚至一点喜欢都没有。非要说有的话,也不过是留恋她那娇美绝艳的身体。

江薇是那种小家碧玉型的女人,喜欢素面朝天,轻易不施粉黛,梳着一头侧边卷发马尾,辫梢总是绕过肩头放在前面,保持青春的同时又多了几分可爱俏皮。她最大的特点就是肤色极白,好像化不开的奶酪一般,如果是藏在雪堆里,绝对没人看出她来。生着一张略带婴儿肥的瓜子脸,小眉毛小眼,小鼻子小脸,笑起来嘴边就会现出两个深深的酒窝,唇红齿白,端的是个美人。她身材略略丰腴,但绝不显胖,比那些身材苗条的女人多了些丰韵。她今天穿着一身碎花连衣裙,领口比较低,下半身则在裙摆之下露出了一双修长秀美的小腿,脚上一双浅青色的高跟皮凉鞋,裸露出来的肌肤白得炫目。走近桌台看见李睿的时候,未语先笑,露出了迷人可爱的酒窝。

江薇惊奇的望着李睿,好像不认识他似的,问道:"你怎么会调到市委办公厅呢?我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真是不敢相信,就算现在,我也不敢信啊。"李睿腼腆一笑,摇摇头,说:"这事我也不是很清楚,所以目前也没什么可告诉你的。"江薇撒娇嗔道:"哼,你可真行,你连我都要瞒着是吧?"李睿苦笑着说:"我瞒谁也不会瞒着你啊,我是真不清楚内幕,我本人也是稀里糊涂的。"

江薇更加惊奇了,道:"这怎么可能?人家调你过去没给你个理由吗?你是工作先进,还是立了大功,或者考了人家的招录岗位?"李睿摇头道:"都没有,人家什么都没说,我至今蒙在鼓里。"江薇道:"居然还有这种奇怪的事?唉,怎么不把我也弄过去呢?水利局没劲透了。"李睿说:"等我过去看一下,如果以后我混得好了,有点小权力了,看能不能把你调过去。"

江薇大喜,抬起手指着他,道:"哪,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是记住了。你以后发达了可不能忘了我。"李睿调戏她道:"不能忘了你没问题,但问题是,你是我什么人啊,我要对你好?"江薇很久之前就跟他调笑惯了,乍听到这话,一点都不恼怒,笑嘻嘻的说:"我是你一手带出来的好徒弟啊。"李睿点点头,叹道:"是啊,是我徒弟。可是我的好徒儿啊,你这有了老公,就把师傅给忘了,师傅真是寒心啊。"

这时候烤鱼端了上来,江薇见里面的配菜都是自己爱吃的,不由得感激的看了李睿一眼。李睿说:"吃鱼之前,先说好,今天这顿饭呢,一是请你,二呢,也是给我自己庆祝一下,但是不能就这样庆祝,你得陪我喝酒,怎么样?"江薇倒也爽快,说:"除了白的不行,别的都听你的。"李睿就招呼服务员,上两瓶冰镇的啤酒。

江薇说:"南湖公园可是年轻人搞对象的地方,咱俩都是过来人了,还去那打扰他们干什么?"李睿笑道:"那你说去哪?"江薇不答却问:"你不回家不怕你老婆发脾气?"李睿冷笑道:"老婆?从今天开始,我李睿就是没老婆的人了。"江薇一愣,说:"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夫妻吵架了?"李睿道:"等会儿再问,你先说,去哪?"江薇发愁的说:"我也不知道啊……要不就听你的,去南湖吧。"

李睿心里犹豫着,要不要把刘丽萍出轨的事情告诉她知道,尽管自己已经肯定刘丽萍背着自己偷男人了,但问题是,始终没有抓到奸夫,这要是说给外人听,别人肯定不会信服。何况,自己老婆红杏出墙,说到底不是一件光彩事,给江薇听了去,还得以为自己没有魅力,连老婆都管不住呢。这样一来,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势必大打折扣,想到这儿,就避开了出轨的事情不提,只说了刘丽萍在家里好吃懒做、脾气暴躁、贪奢无比还有不孝顺老人的事。

江薇听完后叹了口气,道:"我了解你,你不是一个喜欢背着人说坏话的人。你能跟我说这些,可见你老婆确实不像样。"李睿闻言,顿时大起知己之感,道:"徒弟,还是你了解我。"江薇说:"那你打算怎么办?"李睿说:"我已经打定主意了,这就跟她离婚,这日子是过不下去了。"江薇又叹:"她就没有一点值得你留恋的地方了吗?她不会悔改吗?你跟她好好谈过吗?"